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9章 19(2/5)

bsp;   丸熊、加藤和三田村跑過二樓的走廊回到丸熊的房間。丸熊把門上鎖,加藤想起野崎的長相——那正是這幾天電視報道上通緝犯的臉孔。「他就是野崎博司!」三田村打開丸熊房間的窗戶,爬到屋頂上。「從這裏逃吧!奈津川先生,快點!」這是旁邊房間的窗戶打開,野崎博司從窗口出現。「啊啊!救命!」三田村大叫,但野崎已經拿刀子往他身上劃過去。三田村被竊盜手腕,失去平衡從屋頂上滾落到地麵。他的頭部受到重擊失去了意識。加藤並沒有發現野崎博司就在隔壁房間,他從窗戶探出頭呼喚:「三田村先生!」結果臉上被菜刀刺了一刀。加藤的臉頰被切開,傷口連到嘴巴,皮肉翻開來露出白色的臼齒。「哇啊啊啊!」加藤大叫逃離窗口。丸熊看到野崎出現在窗外屋頂上,立刻打開門鎖,抓住加藤的領子就把他往外拉。「快逃,加藤!」丸熊說完,看到加藤臉上駭人的傷口,嚇得大叫,搖搖晃晃地跌坐在走廊上。加藤丟下倒在地上的丸熊,跑到走廊上,抵達樓梯邊時踩到長穀川的血跡上滑了一跤跌落階梯。這是長穀川已經爬到最下麵一層了,加藤摔到長穀川背上,失去了意識。

    丸熊站了起來,好不容易走到樓梯處。他看到跑在前麵的加藤滑倒跌落階梯的樣子,因此便特別留意地上的血跡走下樓,他來到樓梯最下層,拉起失去意識的加藤和背部受到重傷的長穀川,把他們往玄關的方向拉。玄關的門是開著的。丸熊拉著兩人走到玄關水泥地上,發現杉田和江倒在那兒。「喂,杉田!」丸熊呼喚她。這時後麵傳來砰的一聲,他回頭一看,野崎博司拿著沾滿血的菜刀站在樓梯下方。他剛剛從樓梯上跳下來,正朝著丸熊衝過來。

    「哇啊啊啊!」丸熊發出慘叫聲,丟下加藤和長穀川,穿著室內拖鞋就往外跑。他發現三角倉庫的屋頂偏離了原來的位置,猜到我們兄弟正在裏頭。

    「一郎!二郎!三郎!四郎!」丸熊叫出我們兄弟的名字。「快逃!」

    ﹡﹡﹡﹡

    那是丸熊的聲音,沒錯吧?

    我聽到丸熊的怒吼聲,但聽不懂他在叫什麽。我聽到他在叫二郎,不過二郎早就不在這裏了。

    「丸熊出現了。」我說。他一出現就沒什麽好事,真受不了。

    「等一下。」一郎舉起手說:「你們聽。」

    從天花板和牆壁之間的空隙可以看到蔚藍的天空,丸熊的吼叫聲就從屋頂的空隙之間傳來。「快逃!」

    我和一郎、三郎麵麵相覷。「搞什麽?」一郎正要打開倉庫的門,這回從屋頂空隙傳來明顯的慘叫聲。「嗚哇!」喂喂,那該不會是丸熊的慘叫聲吧?我忍不住笑出來,但一郎並不覺得好笑,三郎也是。

    ﹡﹡﹡﹡

    野崎博司追上拚命逃跑的丸熊,拿刀刺中他的背部。「哇!」丸熊大叫一聲,正麵朝上摔到地上。野崎騎到他身上,把菜刀揮下,深深刺進丸熊的左肩,把他鎖骨下方的靜脈切斷了。「嗚哇啊啊!」接著他抽出菜刀,再次插進丸熊的左肩。同樣一條靜脈又在別處被切開了。「嗚哇!」

    ﹡﹡﹡﹡

    「嗚哇!」慘叫聲又從天花板跟牆壁之間的空隙傳進來。一郎打開倉庫笨重的們衝到外頭,我和三郎也跟上去,我拚命移動拐杖跑到倉庫外,然後親眼目睹躺在地上血淋淋的丸熊,以及騎在他身上的男子。他手上拿的菜刀在我們眼前刺進丸熊的體內。

    刺進去了!那名男子的菜刀刺進丸熊的體內!

    這時候的心情該如何描述呢?就像是整個世界在自己眼前發出撕裂聲破成兩半一樣。或者應該說,像是我自己的身體發出撕裂聲破成兩半。也許這兩種形容都有一部分是真實的——世界跟我都裂成兩半。

    我當時喊出了十幾年沒說出口的話:

    「爸爸!」

    這是刺進爸爸身體中央的菜刀被抽出來,血又噴出來了。啊!那是爸爸的血。那是爸爸的鮮血!

    率先采取行動的是一郎。

    「你在幹什麽!」一郎迅速地衝過去,踢在野崎博司的臉上。啪!這次的威力跟李連傑比起來差了很多,他大概是情急之下用錯力道了吧。不過一郎的踢功還是很了不起,把野崎博司從丸熊身上踢飛到地麵上。「爸爸!」一郎大叫,蹲在丸熊旁邊。我跟三郎也要跑過去,看到野崎博司坐起身來又停住了,我們看到野崎的鼻血,瘋狂的眼神,更重要的是他手上拿的菜刀。

    「一郎,危險!」我大叫,但一郎正忙著觀察丸熊的情況,來不及抵擋野崎的襲擊。野崎的菜刀往橫一閃,一郎晚了一步才跳開。太慢了!一郎你在幹嘛?不要大意啊笨蛋!一郎用手摸了摸脖子,他被割到脖子了嗎?我持著拐杖呆站在原地。鮮血從一郎的手指中間流出來,一郎倒在地上。我感到一陣絕望,啊啊一郎你這混賬!混賬!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我跟三郎內心的惡魔被解放了。

    我呼喚三郎的名字,把一支拐杖丟給他。三郎結果之後立刻衝過去拿它狠狠地往野崎博司的臉上揍下去。啪!野崎倒下去,三郎仍毫不猶豫地連續攻擊,他用拐杖拚命毆打野崎。我也拄著單支拐杖跑到三郎旁邊,揮動拐杖毆打野崎的身體,野崎的頭部則由三郎負責。我在他的左胸打了兩下,很有技巧地這段他的肋骨,接著撿起掉在一旁的菜刀從折斷的肋骨間隙刺進他的心髒。必須速戰速決,還有其他事情等著我做。

    倒在四周的傷者——這是我熟悉的景象。此刻放佛回到了自己習以為常的環境——聖地亞哥的地獄急診室。我是降臨地獄的治療天使。Ihaveanangelheart!啪!我雙手擊掌恢複醫生的身份,扮演惡魔的時間結束了,四郎!Now,it’stimetobeadoctor!Comeonbaby,let’srockn’roll!

    三郎衝昏了頭還沒有從惡魔的角色醒過來。我拍了拍他的臉頰,叫他到我的房間拿出診包,在三郎回來之前我拿出手機打119跟110.

    我聽到三郎的叫聲:「家裏也都是血!家裏還有好幾個人快死了!」我接過出診包,戴上手套後指示他把受傷者都搬到玄關。「快點,三郎!快快快!」我先快速地檢查了一郎和丸熊的狀況。我把一郎的手扳開,檢查他脖子上的傷勢,傷口雖然很深,但沒有傷到頸動脈,應該還可以拖一陣子。接著我又檢查丸熊,丸熊的傷勢一看就知道很嚴重,我把耳朵貼在他的胸前——心髒還在跳。他的肩膀雖然也流了很多血,但首先必須解決的是脖子上的傷口,他的喉嚨被切開了,但菜刀似乎撞擊到下吧,因此傷口沒有想象中的深。我從出診包中拿出插管,從她的嘴巴塞進去,我從他的傷口可以看到插管通過喉嚨的樣子。冷靜!雖然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親人受傷,可是笨蛋你要冷靜冷靜你這個混帳!這種情況我不是看過很多次了嗎?我順利地把插管伸到肺部,我把插管連到氣囊,把三郎叫過來。三郎從玄關飛跑過來。

    「我喊一、二、三、四、五,你就照這個節奏壓氣囊。一、二、三、四、五!三郎振作點!」我打了他一巴掌,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我把勝利食鹽水潑在丸熊的喉嚨上洗淨傷口,然後著手進行血管縫合。止血止血止血!一開始我還無法迅速利落地動作,但當我把神將集中在在針上頭時,漸漸地就抓回要領。我先縫合較粗的血管,接著就著手處理肩膀上的傷口,他的鎖骨下方就像水壩破了一個洞一樣大量出血。我用紗布按住傷口上把血擦幹,開始縫合靜脈。YES!我做得很好,隻要冷靜下來就可以做得很好。雖然還沒有達到我最快的速度,但是也還勉強算是=合格了。我將丸熊兩處靜脈縫合完畢後,抬起身子擊掌。啪!「OK,下一個!」三郎問我丸熊是否還有救。「別擔心,三郎。爸爸不會死的。」我換了一副手套,回到一郎身邊處理他脖子上的傷口。大靜脈的傷——這和上次我在醫院送給流氓的傷口非常相似。那家夥既然能得救,一郎當然也沒問題。因為替他治療的是聖地亞哥第一的超級外科醫生——四郎·奈津川呀!

    「四郎,我……還有救嗎?」一郎問道。他喉嚨裏都是血。

    「安靜點,老哥。我一定會把你救活的,別說話了。」

    「爸爸呢?」

    「他也沒事,安靜。」一郎眼中浮著淚光,我不知道他為什麽要哭。「四郎,四郎,我不想死。」他是白癡嗎?

    「這點傷死不了人的。」我笑著回答。真實的,一郎大哥,振作點吧!我堵住了大靜脈的傷口。

    「OK!」啪!「下一個!」我叫三郎留在一郎跟丸熊身邊,脫下手套拿出診包走向玄關,我的腳感到一陣劇痛。管他的,混帳!玄關躺著四名傷患,簡直就是殺戮戰場。啊啊,真希望有個護士在我身旁!我把出診包放在一邊,戴上新的手套檢視眼前的狀況,但我連仔細排定優先順序的時間都沒有。最嚴重的大概是躺著血海中的杉田和江吧。我走到她身旁檢查心跳,心髒還在跳,不錯!但當我把她翻轉過來,看到腸子從腹部跑出來,不禁暗罵了一聲。這就是大出血的原因嗎!

    「SHIT!」杉田本來已經失去意識,聽到我的詛咒聲便醒了過來。

    「啊,四郎先生。」

    「別說話,杉田,不要動。接著杉田看到自己的內髒,不禁大聲慘叫。我顧不得杉田的叫聲,替她注射大量嗎啡,壓製住她不斷扭動的身體。我又把杉田的衣服撕破,將露在外頭的小腸再拉一小段出來檢查。接著我以生理食鹽水清洗較大的傷口,咻咻兩三下很快地縫合完成讓小腸回到肚子裏,我拿出紗布放在傷口上對杉田說:「你自己壓著。」然而杉田因為過度驚恐根本聽不見我在說什麽,隻好抓住旁邊加藤的肩膀叫他幫我壓住紗布。加藤點頭說好,他臉頰上被割開的肉也跟著搖晃。但是臉頰被切開還不至於造成生命危險。雖然出血蠻嚴重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