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8章 18(2/4)

p;冬天的福井竟然完全沒下雪,接連好幾天都是好天氣。不過氣溫還是挺冷的,打開窗戶,刺骨的冷風就會鑽進來。

    我不論白天晚上都睡不著,無聊到快死掉了卻睡不著。我大概也想太多了吧,跟三郎一樣。這個環境實在是太糟糕了,我真想早點回到霍基醫院的急診室,也許我一開始就不應該離開那裏的。我回到福井媽也沒有因此而恢複意識,我所做的就隻有一頭鑽進麻煩裏順便把其他人也卷進來、揍了別人又被別人揍、發生車禍受重傷……等等,而且我有一個同學死掉了。他如果待在東京應該會很安全的,卻被我叫到西曉。搞什麽!如果我就這樣在媽醒來之前回到美國,就真的是一個大傻瓜王八蛋了,根本不曉得我到底是回來幹什麽的。難道是為了害死真陸?可是我又好懷念急診室,那裏才是我該待的地方,Myplace。我是個厲害的外科醫生,咻咻咻咻解決一個病患!咻咻咻咻又解決另一個病患!

    真正的地獄裏是不是有一層叫作睡不著的地獄?我就算死了也不想去那種地方。不過如果我真的被硬拉到那裏,大概可以撐很久吧?我是失眠過度症患者。這麽想睡這麽想睡這麽想睡卻完全睡不著!連惡鬼都會被我嚇到吧。他媽的!啊啊啊啊——我好想睡啊!

    山口小兔來探病。我已經懶得拒絕訪客,就讓她進到病房裏。「魯邦的太太發現我們之間的關係了。」這樣啊。那當然,誰叫你們要一起到犯人家裏,如果發生什麽事當然會被警察叫去問話。咦,不過這好像是我害的,是我硬拉他們跟我去的。

    「對不起。」

    「沒關係,反正這種不倫之戀也不可能持久。」我聽她這麽說心情稍微開朗了一點。

    「聽你這麽說,讓我覺得這世界其實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小兔笑著說:「你在說什麽啊?」她走過來彎腰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便起身說:「四郎,再見。其實小兔還蠻喜歡四郎的喔。」

    我也笑著回應:「我也很喜歡小兔呢!」

    小兔接著說:「那你想要來一次嗎?就當做是『幾年小兔重回自由之身』。」

    我笑著說:「謝謝,不過不用了。我的身體痛得動不了。」

    「我也可以提供口交之類的服務喔。」

    「謝謝,不過還是不用了。」

    「真的?」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