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5章 15(2/5)

著,不過真是如此嗎?我並非不死之身,應該也會輕易失去生命的吧。真陸在五小時之前死了,人都會死,龍子也在很久之前死了,我又回想起龍子所說過的:

    「隻要是人都會死,反正就是煙、土或食物。」

    的確是如此,我也終將是煙或土或動物的食物其中一種,無法避免的事,不過我畢竟還活著,雖然真陸死了我的一部分也跟著死了,但我還能呼吸身體還能動。要趁這具身體還能用的時候抓到犯人。「三郎,肩膀借一下。我要下床。」我這麽說三郎也沒有驚訝。

    他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搖搖頭之後這麽說:「相對的要告訴我啊。四郎,你對於這個事件知道多少?」別問我啊。

    「問你的名偵探就行吧?」我說。三郎搖了搖頭。「那家夥在知道一切之前什麽都不肯講。」所以那家夥也在調查這個事件吧。

    我微微一笑。「那個長得一副蠢樣的人真的是名偵探?」

    「是啊,真的是名偵探。另外四郎嗎,別說我的朋友長得一副蠢樣。」

    「我知道了,」無所謂了。「總之先讓我下床,要談等等再說。」

    我拔掉點滴靠著三郎的肩膀讓雙腳著地。一切的動作都造成激烈的痛楚,這像是要穿透腦袋的疼痛讓我幾乎要哭出來,但我還是勉強忍住而站在地上。「幫我拿拐杖來」我對三郎說著他便放開我了。我確認自己可以獨自站立,雖然不能打籃球但要站著或走路應該沒問題。抱著拐杖回到病房的三郎似乎沒能打馬虎眼隱瞞過去結果還帶了一位護士回來。

    「奈津川先生您在做什麽,不行您必須休息啊!」煩死了。

    「有緊急狀況,我不快點行動會有人死的。」這樣的表現或許有點誇張,不過護士沒有坐視不管。

    「不可以,就算有什麽狀況也還不能動。雖然我不清楚,不過如果有人會死隻要報警不就好了。」的確沒錯,就算我行動了或許也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不過我必須要爭取屬於我的價值,隻好無視於護士從三郎手中接過拐杖開始前進,這還真是痛啊。三郎不知從哪裏拿了一台輪椅,幹得好啊三郎!我推開護士衝向輪椅忍住痛楚「走吧三郎!」大喊著。「GOGOGOGOGOGOGO!」

    雖然聽到護士「誰來幫忙!」的求救聲但我跟三郎咻咻閃過走廊的病患跟護士們告訴前進。輪椅每次的準東都讓我感覺整個人像要被拆掉一樣,不過我依舊覺得痛快。衝啊!啦啦啦啦啦!GOGOGOGOGO!我跟三郎差一點就撞上魯邦。

    「哇!」

    「哇什麽哇魯邦!跟過來!」我的輪椅高速奔馳,三郎跟我鬥開懷大笑。

    「什麽事啊奈津川。喂喂喂喂!」雖然這麽喊但卻不明所以的魯邦無可奈何跟著跑。

    「魯邦!你的車子停哪!」

    「停車場!」

    「衝吧三郎,目標停車場!」

    「好!」

    「上吧操他媽的!」

    「唔喔喔喔!」這股大騷動使得病患跟護士們也不禁愕然,我跟三郎則是大爆笑,隻要一笑胸口就會劈啪作痛真是難受啊。

    衝出正麵玄關沿著殘障坡道向下我就看到了魯邦的三菱轎車,看來他果然跟小兔在一起。坐在前座的小兔看見勢如破竹接近的我們不由得睜大眼睛。魯邦打開後門的時候我從輪椅起身撲進去,腳跟胸口都痛得好像要死了,太痛了,看來真的有可能暴斃,不過我卻止不住笑。「快點快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