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5章 15(1/5)

    大家無謂的好意使我麵臨窘境。我跟丸熊兩個人獨處,一切沒什麽好說的,我才剛失去朋友所以絕對不想抽空應付丸熊這種人。

    「老是浪費別人的時間。」丸熊說:「你是在搞什麽啊?別管閑事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吧蠢蛋。」這是什麽語氣?不過我被插著管所以無法回嘴,我確認雙手手指可以動之後對著丸熊舉起右手比中指。丸熊直盯著瞧,丸熊老了,老倒像是我不認識的老頭,以前臉頰上那道像是在黑暗中發光的傷痕以及那甚至連雲或月亮都要躲起來的魄力開始消逝,看來有些許心痛的感覺,也沒有痛打我的氣力了。丸熊歎出一口氣像是在標記著「沒力氣」的氣之後搖搖頭說:「你看起來真像是二郎投胎的呢。」丸熊的這句話我很中意,的確正式如此你這混賬家夥快去死吧!丸熊對著二郎轉世投胎的我丟下一句「總之還活著真是太好了」這種假惺惺的台詞之後以蜻蜓點水的要領離開病房。我是二郎的報仇之魂,一生都要詛咒丸熊,還活著實在是太好了畜生。要是我代替真陸死掉就好了,為什麽我會活下來?為什麽隻有你表麵上好像很高興我活下來害得我很後悔,為什麽我會被生下來?幹脆讓我跟二郎一樣別被生下來,不如就跟二郎一樣被趕出家門不就好了、別讓我待在這個家不就好了、不對現在也還不遲現在開始就要讓你覺得我是個禍害,絕對要這麽做!

    我的生命就像是隻有耳掏或原子筆或即溶咖啡的空瓶之類的價值,不過二郎的生命肯定有價值得多。腦袋高人一等的二郎、敢正麵與丸熊對峙的二郎、身為我哥哥的二郎,在最後關頭成功逃出奈津川家的二郎!

    我必須提升我的價值,為此必須全力思考全力行動全力工作。必須完成我能做到最偉大的工作,以我能抵達最頂端的結果為目標,為了真正被認同我是二郎的投胎轉世就必須爭取我的價值。

    快想啊!雖然真陸死了但一定有其他共犯,隻掃那家夥曾對五名主婦施暴。老媽大概也是被他所傷的,無論如何都必須抓到那家夥,並且必須讓他付出代價。我的朋友死了,這也代表我有一部分死了,我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快動啊!我不能像這樣睡在床上。不過護士在唯我拔管之後依舊以皮帶把我固定在床上。就像是被那些黑道用膠帶幫助毆打一樣,動不了,好痛。不過我還是不能像這樣睡在床上,真陸死了,可是下手的犯人還活著,而且他或許又在毆打其他主婦將其埋在土裏,如果是真陸的共犯而且羈絆很強或許他會呆唯完成真陸真正的目的——殺害真陸紀代子。我不能睡!快動快動快動!

    我想請一郎幫我拿手機過來不過他說在車禍現場就遺失了。「那大哥的先借我。」我請一郎幫我解開皮帶用他的手機打給高穀魯邦。

    「是奈津川啊,怎麽了?」狀況外的魯邦似乎跟小兔在一起一起所以一無所知,這個笨蛋。

    「你跟小兔在一起吧?」

    「咦、為什麽……」

    「現在馬上離開旅館。」

    「咦、為什麽?」

    「不管,總之馬上行動,二十分鍾之內來武生的西村醫院,我在這裏住院。」

    「咦、奈津川你?為什麽?」

    「囉嗦趕快過來,限製二十分鍾。」

    「或許會多花一點時間。」

    「不行,別遲到了。遲到的話殺了你,二十分鍾之內啊。」

    「什麽嘛我還真可憐。」

    「可憐的是真陸。喂魯邦,真陸死咯。」魯邦啞口無言。「所以快來吧。」我說完就掛掉電話。把手機還給一郎的時候「你到底想做什麽?」他問。

    「出院。」

    「你在說什麽,到底在想些什麽啊?」

    「好了老哥快回老媽的醫院吧,跟丸熊一起。」

    「好好靜養吧死咯,會死的。」

    「囉嗦,」就某種意義而言我已經死了。「現在我如果沒有行動,大概就會有其他人死了。」那人可能是真陸紀代子。「啊、大哥,手機再借我一下。」可惡我的腦袋還沒恢複正常!我搶過一郎的手機打給白碑將美。

    「是奈津川啊。你恢複意識了嗎?」

    「白碑,你在哪?」

    「我嗎,我在貴宏家。陪著貴宏的母親。」

    「是嗎,是這樣的話剛好。白碑,好好保護真陸的媽媽。」

    「我知道。」什麽?「奈津川,或許稍微透漏一點給你比較好,貴宏開的那輛車看來似乎有被動過手腳。」這次換我啞口無言。「雖然還不清楚詳情就是,不過貴宏在這次的事件有點太出風頭了。」所以是被共犯殺害的嗎?不對,其實全都是我的誤會?真陸是個想解開事件謎底的認真刑警而真正的犯人感覺到威脅所以暗殺真陸嗎?可是他手背上的燙傷痕跡,星型疤痕,點著的香煙按在皮膚上才會有的特別燙傷。是我誤會了嗎?然而我的自尊心至今都全麵支持我,真陸是犯人。我也必須探求真陸的死因,是被誰基於什麽樣的理由而殺害。

    「犯人跟警察有關吧?」我這麽說,白碑沒有回答。「能接近真陸停在警局停車場的車子並且動手腳的隻有跟警察相關的人吧,而且一般人並不知道警視廳的菁英份子真陸介入地方警察的調查本部。」

    「這種事情一概無法斷言。」白碑說:「媒體之中也有人在觀察貴宏的行動,而且情報這玩意一定會泄露。」算了。

    「話說白碑,現在的調查狀況如何了。真陸應該已經組織特搜對開始放誘餌調查了吧。」

    「我不清楚。」

    「調查一下,真陸著眼的是名為河合未也的主婦。」

    「知道了。」

    「不過別離開真陸的母親身邊。」

    「我知道。」

    「你怎麽知道啊?」

    「因為你知道啊。」不是耍心機的時候了。

    「算了,無妨,」我說:「我會再打給你。」說完就掛電話了。我要一郎把手機借我帶走。

    「不行,」一郎說,我想也是。「我也要用啊,還我。」

    我把一郎跟理保子趕出理保子趕出病房。「去跟我想一起陪著老媽,我會乖乖睡的不用擔心。」

    才想說一郎跟理保子終於出去了但三郎隨即進來。

    「幹嘛啦?」

    「我想說你會不會有事。」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

    三郎歎了口氣。「我還以為繼哥哥之後連弟弟都會沒了。」三郎說著有點害怕。我把態度緩和下來。

    「放心。我不會死的。」

    我這麽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