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4章 14(2/5)

萊克特,正確來說應該是電影「人骨拚圖」的丹佐·華盛頓。

    看到我嘴巴嘟噥著似乎是想說什麽的動作騎在我身上的人又停止了毆打。「怎麽啦?」我的嘴巴動著。「等等。」他剝掉貼在我嘴上的膠布。呼吸變得順暢多了,我吞下積在喉頭的血正好呼吸說著。

    「看過『人骨拚圖』嗎?」

    「啊?你說啥?」他聽不到我的聲音。

    「你看過『人骨拚圖』嗎?」

    「你說啥啊。」他將耳朵湊近我的嘴想挺清楚我在說什麽。我露出了牙齒,我是「人骨拚圖」的丹佐!我是人魔漢尼拔!

    我咬住他曬黑的脖子將牙齒塞入肉中。他嚇一跳想掙脫開來但我不會讓他跑掉,我知道血管的一切,我的目標是外頸靜脈,以舌頭確認牙齒的位置及深度。他慘叫著,聽得到旁邊在怒吼「給我住手!」不,我不會住手,沒有住手的意思,直到我看見血為止。我一口氣將他的脖子連皮膚一起撕裂,正如預料咬傷了外頸靜脈。隨著他「嗚哇!」的慘叫聲脖子噴出血來。不過比頸動脈割傷好多了。如果是那裏破了血可是會噴到天花板上,他現在的傷口頂多隻會讓我滿臉是血。我吐掉嘴裏的肉片對床邊的兩人說著:「他脖子的靜脈受傷了,放著不管五分鍾就會死喔!」其中一人又朝我的臉打了一拳,另一人跑到從床上滾到地上的那個人身邊。「去叫人來!」滿身是血按住脖子的人如此叫著因此像是他手下的那個人站起來離開房間。「我是暴力之王!」我如此大喊。「我最愛的暴力人生!」我又被站在床邊的那個人打了一拳。

    我被醫院的人救出來之後再理保子麵前被用擔架抬起來經過老媽的病房麵前。理保子嚇一跳想跟過來,但我搖搖頭製止她。「不用過來」。

    我在接受治療時警察來了,我把拍著我與理保子的拍立得照片藏在胸前的口袋,簡單進行筆錄。我表明自己的身份並且說明剛才擊退四個政治家狗仔之後受到報複的來龍去脈,聽到跟政治有關之後鄉下警察們都不知道如何處置,我是現任國會議員的兒子,前縣議員的弟弟,要慎重處理。我不想對被我帶進治療室的人提出監禁跟傷害罪,盡量不想把事情鬧大的意見也讓警察們十分認同。我懂我懂,畢竟跟政治有關呢。

    我看看時間。一點,丸熊跟一郎差不多要到醫院了。不過不知道治療室那個人的狀況如何而且警察應該還不會放過我,如果治療室的那個人掛了,我有可能會因為過度防衛被起訴吧。不過我心平氣和,隻要技術夠好的醫生願意努力那個人就能得救,或許會遭遇有點危險的場麵不過最後可以撿回一條命。

    正如我所想的,等到那個人撿回一條命恢複意識之後就會被逮捕而跟早先遭到收押的那兩個人回合。我前往警察局做完筆錄之後走到外頭,適當編出來的證言也終於到此為止。「他們想以我跟嫂嫂有發生關係的謠言威脅我。」滔滔不絕,好了該去吃飯了。在警局的時候又問我要不要叫外送,但因為被刑警圍著吃的飯絕對不會好吃所以我拒絕了,托福肚子咕嚕咕嚕叫。

    一走出警局門口我就感覺到有人跟蹤所以又回到警局,借到電話想了一下之後打給真陸。「你到底在想些什麽啊?」真陸一開口就如此說著,「做完才跟一郎大打一場,今天早上又跟流氓搞得事情這麽大。自重啊自重,乖一點。」好的好的。

    「總之來接我吧。」

    真陸雖然忙但還是趕來接我,謝天謝地。坐上真陸的豐田轎車之後我詢問他調查的狀況,今早我在道路地圖上指出的三個地點是否有下一個目標的候補。「有。」真陸說:符合條件的隻有一家。」太棒了。

    住在真陸所指出的那間房子的主婦叫作河合未也(41歲),住在螺旋最外側的曲線上,接獲真陸指示的搜查小組至今也正運用偽裝要接近那位主婦。已經找到身材跟長相近似的女性調查官,預定在今晚替換。計劃是讓調查員潛入河合家周邊等到犯人出現就予以逮捕。

    「這樣不錯嘛。」我說。我毫不關心的態度讓真陸不禁笑著「你不想當醫生的話就去當警察吧」這麽說。「我?別鬧了,我不適合喔。」畢竟我是個暴力魔王,看來比起解決事情我比較適合鬧事。

    我告訴真陸哪一輛車在跟蹤,真陸也察覺了。「到底是誰派來的呢?」媒體、敵方政治家、黑道,真陸說可能是某個調查官,似乎有人察覺到真陸正在進行極機密的行動。

    「是喔。」我訊問真陸:「你也加入監視河合家的陣容吧。」

    「我在作戰本部擔任輔佐。」真陸說:「不過大概還是被當成外人看待,縣警拚命避免功勞被我搶走。多對一,他們大概認為我很安分吧。」

    「嗯,」我又問著:「真陸,能準備跟這次事件相關的調查人員名冊嗎?」

    「應該可以。」真陸說:「不過就算做得出這份名冊,當然也是極機密資料。你要用在哪裏?」

    「確認我想到的事情。」我說。

    「什麽事情?」

    「等我確認完之後就告訴你。」

    「真像是小說裏的名偵探呢。」

    「嘿!」這麽說來三郎小說裏頭的魯巴巴十二也是把謎底一直留到小說的最後呢。「總之幫我準備一下,這很重要。」

    「知道了,我試試看。不過資料沒辦法帶出來,必須在警局裏偷偷給你看。」

    「這樣就可以了。」忽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說到這裏,這裏啊。」

    「什麽?」

    「你媽還好嗎?」

    「很好。」

    「不過一個人住很無聊吧,要不要去探望一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