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3章 13(2/5)

原之類像是天堂般的地方,或是見到早已死去的某人。在危險狀態中獲得這種體驗而複蘇的患者會使自己對外的宗教意識覺醒,會以像是悟道的表情對我道謝甚至傳教。曾經有位女性說她在我透頂看著我切開她的胸膛直接對心髒做手術,她在蘇醒恢複意識之後把我叫來說「3Q醫生」然後提到這件事。我沒相信她所說的,並不是認為她的體驗是假的,有各種人都熱心對我這麽說過因此NDE應該是存在的吧。那位女性也是實際體驗過她所陳述的內容,不過即使這種體驗是真實的其內容也並非「這個世界的真實」。她說「確實感覺到神的存在」還說「我領悟到世界的本善」,我想她在開玩笑,她是被流氓拿槍威脅劫車還被自己的車碾過送到急診室的。她有一顆腎髒被撞爛必須割除,肚子被鐵棒貫穿一拔出來血就發出噗咻——的聲音噴出來,還害他出現新房顫動的症狀,這樣居然還說得出世界本善。嘿,該不會是不懷好意說出來的吧,那是我對你施打顛茄鹼或腎上腺素刺激心髒的時候,腦袋缺氧無法運作或是運作不正常而讓你看到的幻想啦,我心理這麽想。何況我每天都要接連不斷看診那些因為GSW(槍傷)或藥物之類導致以各種形式DDA(到院前死亡)的患者。如果這個世界本善我就不會在這裏忙成這樣了!你或許實際體驗過NDE,不過那就跟迪士尼的加勒比海海盜一樣,雖然實際存在,卻不是真的。如果你可以盡情樂在其中那真的是太好了,但如果你認為離開迪士尼也找得到相同的樂趣很抱歉那可就大錯特錯。要找請自便不過找不到的。加勒比海海盜隻存在於寫著「加勒比海海盜」這塊看板的後頭,你所說世界本善的理想隻存在於你的腦袋。對我而言感到很遺憾就是。

    「那是很棒的體驗。」佐藤良子說著。「關於被打到快死這件事情我現在已經毫不介意,憎恨犯人的心情已經完全從我的體內剝落消失。無論原因為何我經曆了倍感衝擊而且凡事都無可取代的美妙體驗,我是日本人因此不信上帝也不信佛,但如今我信仰那個容納著我的偉大存在。我不覺得那是擁有像宗教裏頭神明姓名的存在,我覺得那就是真理本身。存在於個體群體及大眾,真理不就是這樣的嗎?」

    我不懂,是你所說的所以請繼續吧。

    「是的,首先一開始是黑暗,像是我的意識核心的東西浮現在其中。隨即有大大的光芒接近。我的意識核心在光的溫暖之下感覺到安詳,出現許多過去的片段,我認為這就是走馬燈。覺得看見走馬燈就代表我已經快死了,不過卻一點都不回害怕或悲傷。在光芒中很溫暖使我可以安心目睹往昔的回憶,隨即我忽然取回肉體站在森林中央。四周被樹木環繞,抬頭看得見天空也聽得到鳥叫聲,雖然看不清楚不過似乎有人在森林深處。我認為這裏是那個世界,感覺這真像是風景明信片裏頭的景色,不過美就是美而且這裏也實在很像天堂,所以我覺得死後的生活也會很快樂。嗬嗬,我的想法很樂觀的。之後我想要去森林深處冒險而邁開腳步,隨即我聽到『不可以再往裏頭走』的聲音。回頭一看那兒站著一位外國人,身材高大穿著毛衣及西裝外套,不能說胖但是很有肉,不過表情卻給人很文靜的印象,頭發很短眼睛跟大象一樣。不知道這個人是神還是閻羅王還是誰總之應該是管理天國的人吧,我這麽心想所以說『初次見麵』對他打招呼,他也輕聲在說著什麽,不過聲音太小我聽不清楚,讓我不禁擔心讓這麽不可靠的人管理天國是否不太好。

    『我叫作佐藤良子。要受您照顧了,請多多指教。』我說完他也對我致意,是個很有禮貌的人。不過他的聲音真的小到聽不清楚所以我走過去說『不好意思,您是講英文嗎?我有點聽不清楚。另外不好意思,我不會講英文。Ican'tspeakEnglish.』

    之後他以小卻清晰的聲音說:『我是卡佛。』用日語說。

    不過我不大清楚而說出『是的,您叫作卡巴?』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害他嚇了一跳。

    之後他很溫柔又謹慎地『嗯,』稍微思考了一下我所說的之後『我是卡佛,瑞蒙·卡佛』重新說一次讓我總算聽懂了。

    『啊、是的,您是卡佛先生啊。初次見麵,我剛來天國所以不大清楚。』我這麽說完那位卡佛先生就靦腆地笑了。看來他是個怕生的人,怕生的人真的能夠管理天國嗎,我又覺得有些不安了。隨即這位卡佛先生對我說『希望你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我嚇了一跳問他原因,這位卡佛先生說『回到原來的地方之後,請轉達給我的朋友。』然後又以悄悄話的聲音開始吟詩。

    『我希望不要因我的死而過度悲傷。

    我希望我知道活著的時候是幸福的。

    我希望大家都記得我在之前……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