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2章 12(2/5)

「所以剛剛說的有可能會全部落空。而且如果這是有計劃的犯罪,犯人或許並不在西曉市。所以真陸,犯人或許是這三十年之間從西曉市搬出去或是因為升學或調動離開西曉市的家夥。」

    「和,原來如此,或許一切都是白費功夫嗎。」

    「或許吧。」

    「但也隻能試試了,調查布偶或許能知道什麽線索。」

    「一定會有線索。」我如此說。螺旋路線圖、使用點字的暗號,犯人是個連細節都要賦予某些意義的操他媽家夥,布偶一定也有什麽線索。

    「而且攻擊主婦們也一定有著某些含義。」我這麽說。有著某些含義,攻擊的方式、埋在地下的行為、或許是攻擊後頭部的動作、凶器?難道說是為了表達出點字或哆啦A夢才攻擊太太們?為了顯示「媽媽救我」這句話而犯罪,別鬧了,不過這有可能嗎?難以理解的犯人,把媽媽們打成瀕死之後說「媽媽救我」?真是胡鬧的矛盾,不過就算因為不爽而支出這個矛盾也沒有意義。

    「做完跟前天晚上警察都嚴密巡邏,居民應該也有所警覺。知道犯人是如何成功下手的嗎?」

    真陸回答:「沒有目擊證人,家人的證言也很曖昧。沒有一流物品、沒有足跡、沒有指紋,還不清楚犯罪的程序。」

    埋在河岸的供詞啊也調查不出任何線索,束手無策。

    我把不經意想到的事情說了出來。「沒有目擊證人可能是因為看不見犯人。或許應該這麽說才對,看不見犯人的『犯案過程』,換句話說犯人可能潛藏在警察、媒體、或是負責巡邏的自衛隊。」

    真陸思考一陣子之後說「原來如此」。

    我覺得這種推理興趣也太過頭了,就像是三郎會想到的電子。雖然是義務打我也有讀遍三郎縮寫的推理小說。

    咦!我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真陸,你知道記在被害者被埋在家裏哪個地點跟方向的資料在哪嗎?那或許因此著犯人所設下的另一個謎題。」

    「在這裏!」真陸說著拿起腳下的公事包。「想說你會看所以我帶了很多資料,你果然想看對吧。」

    「給我。」

    我說完將賓士停在路邊,結果真陸的公事包之後開始亂翻。「千萬別泄露這東西的存在啊。」真陸說:「如果被發現的話我就得找棟高樓從窗戶跳下去了。」我沒有理他。

    我將後座的道路地圖放在方向盤上,展開之後開始確認我的想法,雖不中卻不遠矣。藉此得知跟我所想的不同的另一件事,果然有謎題,「謝了真陸。」我如此說著。

    「謝什麽?」真陸的聲音充滿期待。

    我毫不保留地回應他的期待。「我找到預測下個犯案的線索。」

    真陸興奮起來了。「怎麽辦到的?會在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