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2章 12(1/5)

    上午真陸出現在奈津川家。

    站在玄關的真陸因為沒有前往昨晚的事故現場而發火。真陸沒睡,不過要比睡眠不足的話我比較嚴重,有很多時間卻沒有睡以及沒有時間所以沒有睡,到底哪邊比較好呢?真陸對於同學母親遇害感到有責任,他在自責。「冷靜點吧」我如此說著。

    真陸搖了搖頭。「你昨天做了什麽?」真陸看著我臉上的傷問道。

    「跟老哥打架。」不過實際上那是打架之外的某種東西。「你的手怎麽了?」我問他,真陸的手也包著繃帶。

    「沒什麽,」真陸回答,這麽說來這家夥好像也是從以前就常常受傷。「一郎現在在家嗎?」一郎跟丸熊出門了。「我有話要向令尊及一郎說。」真陸這麽說了所以我們一起坐進一郎的賓士。我打算前往母親所在的意願,載真陸來的巡邏車離去之後,我跟真陸開著賓士出門。媒體記者們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們,我對著攝影機揮手。「住手啊笨蛋!」真陸說。

    在車子裏真陸聊起政治,聽他提到有壓力介入。「警察已經完全癱瘓了,」真陸說:「本部長幾乎快自殺了,他要補下別讓他靠近窗戶。」暗門與策略,有力量要求警察今早解決也有力量能夠妨礙警察。「政府與議會是警察的敵人,而且不知為何連大藏省都介入了。我以為沒必要來到福井這種偏遠地方的,不過無法阻止昨天的事件就是個大失敗。警察前方開始出現示威遊行的隊伍,媒體也大批湧入西曉市,現場人員目前還能保持冷靜,不過也快忍不住了吧,現在隻要是上頭打來的電話就嚇得半死。」之後真陸對我表示:「希望明天前能找到嫌犯。」

    「請單刀直入,一開始就這麽說嘛。」如此說完的我把多啦A夢的暗號告訴真陸讓他嚇一跳。昨天的事件現場有拍照留底,真陸也有一份影本,我馬上開始解讀,將最野理惠被埋起來的樣子以點字改寫就是[te],如此一來就完成了六個字的句子「manatasukete」

    「媽媽救我。」

    照片空白處所寫的文字是「CCHOB」,將其用電子的[te]所對應的數字「12345」進行替換之後變成「DEKSG」,是「出木杉」同學。我秀出答案之後看得出來真陸內心很高興。太好了太好了,不過真陸似乎也累了所以遲遲沒發現多啦A夢到底是什麽意思。

    「不過,多啦A夢到底是指什麽?」

    太慢了吧。

    「還不清楚。」我如此回答。「不過之後就有很多事情可做了,多把?」

    我開始讓真陸思考之後該做的事情。真陸開始列出條目。「搜索多啦A夢的愛好者,網絡、同人誌、愛好會,請藤子不二雄提供協助。不對!他過世了,那就請遺族協助。還要搜索福井縣臨近地區的少年犯罪記錄,向福井縣內的小學中學高中老師大廳問題學生,真想要有會點字的人名清單呀,也想要從圖書館借過有暗號相關推理小說的人名清單。再來是布偶,奈津川,關於那個布偶你有沒有想法?」

    「沒有,」我回答。「最野的母親也跟哪個布偶埋在一起嗎。」

    「沒錯,這次是猴子。」

    「猴子啊。」我說著。這是怎麽回事。羊、大象、獅子、羊、無尾熊、猴子。這到底有什麽法則?毫無頭緒。這個秘密還沒有解開,大概是我的隻是不夠吧,要去看一下動物圖鑒嗎。不過到底有什麽共通的地方?全部都是脊椎動物,哺乳類?不過這樣一來符合的動物太多了。

    「有想到什麽嗎?」

    「沒有。」我回答道:「還不知道,有人能對於這方麵提供建議的嗎?」

    「可惜還沒有,」真陸回答:「隻是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裏。」

    「警察裏頭真的沒人會嗎?」我說著。「有沒有看起來比較聰明的?」

    「那倒是有。」真陸會說得這麽沒有自信,是因為他被擋在圈子外頭無法理解大家的想法嗎?我覺得可以讓真陸把「多啦A夢」的推理帶回搜查本部,難得從東京找他過來,總部嫩該讓就這麽受到他人排擠摸摸鼻子回去吧。

    羊、大象、獅子、羊、無尾熊、猴子?

    這又是某種暗號吧,羊出現了兩次,不過還找不出法則。這是什麽?

    「有查出布偶的製造公司。」真陸說:「萊特玩具,負責之多的大都是電玩店的獎品,例如娃娃機裏頭的獎品。所以有必要詢問電玩店的店員是否看過可疑人物,也要去製造公司堅持是否有可疑的電話詢問或是任務進出。嗯,還有其他的嗎?」

    我這接著說:「我有哥哥是三流推理小說家,我也來擠一些聽起來愚蠢的點子吧。除了真陸的想法之外,應該要搜尋的包括名字裏有藤子或不二雄或相同念法姓名的人;或者跟《多啦A夢》登場人物有一樣名字的人;飼養的寵物名字跟《哆啦A夢》登場人物姓名一樣的人;綽號跟《哆啦A夢》登場人物一樣的人。還必須要重讀一次哆啦A夢,說不定犯人是被漫畫的內容觸發或是參考漫畫的內容或是類比漫畫的內容。如果不懂類比的意思就去讀橫溝正史的《獄門島》。

    要在圖書館查的不隻是推理小說。《哆啦A夢百科》之類、跟點字相關的書、有性虐待內容的犯罪記錄或官能小說,尤其要注意以主婦喂相關主題的小說。

    另外必須同時搜查的還有推理小說的讀者、還有可能成為推理小說作家的人,這在西曉市內肯定不多應該可以很快查遍。不過他也可能沒投稿過,或許隻有在網絡或同人誌裏頭發表,通通要查。再來要大廳附近或學校裏頭的傳聞,總之要列出福井縣內所有推理小說讀者及作家及可能成為作家的人名清單進行調查。

    之後要揮手西曉市內所有的大小鏟子,雖然這是引誘犯人露出馬腳但也可以檢查鏟子最近是否有清洗過。神經質的犯人有可能會把泥巴洗掉但也或許會置之不理以避免過於礙眼,總之我幕牆想到的隻有這些吧。」

    「原來如此」真陸點頭,「可以當做參考。」

    「嗯。」

    「怎麽了?」

    「或許都是白費功夫吧。」我說:「犯人一定跟西曉市有關係瞞不過並不一定是當地居民。如果知道是西曉市民那找警察進行地毯搜索就簡單多了,我想犯人肯定會采取一些對策。」

    「哦哦原來如此。」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