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10章 10(2/5)

接到電話的家長也各自處罰了自己的孩子,包括二郎在內,於是好一陣子沒有被丸熊痛揍的他又關進三角倉庫。雖然聽到二郎在裏麵哭叫但丸熊充耳不聞還大聲怒罵道:「你辜負了爸對你的期望!爸這麽相信你!你卻背叛了我!」我和三郎聽到兩人的對話都感到心痛,而站在遠處的一郎則心灰意冷地看著他們。

    之後我們漸漸領悟到就算哭也沒有用。無視我們感情的人不隻是丸熊,二郎也一樣,我們再也不管他們了。二郎雖然對我和三郎很好,但我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是個好哥哥,自從他把班上的同學收到自己麾下後,開始會毆打三郎的同學和我朋友,而且連國中生也不放過,漸漸把目標轉移到一郎的同學身上。體型不斷長高變壯的二郎要跟比自己大兩歲的人對打完全綽綽有餘,而且經常是壓倒性地打敗對方,當他不斷四處打架,連西曉町的教育委員會都開始密切注意把他視為問題人物的時候,丸熊就像惡鬼一樣發起飆來。他買了竹劍回來猛砍二郎,二郎哭著在家裏逃竄,丸熊則披頭散發拿著竹劍在後麵狂追,我跟三郎怕到抱在一起哭,然後聽著二郎的哭聲、丸熊的腳步聲以及竹劍重重打在肉上的聲音,恐怖、恐怖、恐怖的三重奏。

    即使我們受不了衝到外麵也找不到人可以玩,奈津川家已經成為附近居民的禁忌,加上自從二郎隨便亂打人之後我們也都被班上的同學排斥,沒辦法我隻好跟三郎兩個人玩。到有其他小孩的地方也隻會寂寞所以就往山裏去吧,就是丸熊說在那撿到二郎的奈津川家後山,我跟三郎走了半個鍾頭狹窄的山路,經過高壓電線後走到鐵塔底下就是我們專用的遊樂場。哪裏的視野相當寬闊可以鳥瞰整個西曉町,也看得見奈津川家的屋頂和三角倉庫,我想丸熊和二郎將會繼續那愚蠢的追逐,然後二郎又會被關進那間莫名其妙的三角倉庫,而一郎可以完全漠視一切讀他的書。我和三郎在鐵塔下玩著帶來的紙牌還有遊戲消磨時間,我們兩個都很喜歡這個地方,隻要能俯瞰到我們家就沒什麽大問題。在這裏待久了仿佛可以對家裏的爭吵感到麻痹,於是三郎假裝揮舞竹劍,而我則大叫「對不起對不起」學著二郎到處跑。要不開開這種小玩笑,我跟三郎真的會窒息而死。

    二郎上國中之後家裏發生一些變化。丸熊當選國會議員變得很少在家,一郎在全國模擬考拿到第十三名,三郎揍了鋼琴老師被趕出教室,至於我被二郎的同學圍起來打然後二郎對他們進行魔鬼般的報複,導致對方家長跑到我們家來抗議,結果全部被二郎用水潑回去。

    「我不會讓他們碰你一根汗毛。」二郎這麽對我說。老實說我快煩死了,真的很想求他趕快停手,都是因為你我才會被打。另外還有一個變化,就是自從大丸死後一直呈現癡呆狀態的龍子聽到大丸的愛人清原薰子死於癌症的消息後整個人複活起來,已經步入老年的她不複往日的人性而變成一個非常好的祖母,重新振作起精神把累積許久的愛情全部灌輸在我們兄弟身上,我們就這樣忽然變成一個正常的家庭了。我跟二郎三郎還有一郎都對這樣的變化感到高興,二郎一開始雖然有點困惑,但後來卻比誰都高興。他那陰沉的表情和殘暴的行徑就這樣整個緩和下來,祖母並不是笨蛋,這二十年來她雖然一直不聞不問但並不是不知道奈津川家發生過什麽事,所以她首先對二郎灌注了大量的愛情且盡可能地不讓兒子丸熊進門。我想她是想給二郎一點習慣親情的時間吧,但問題也就這樣產生了,丸熊犯二開始嫉妒起二郎來。這種事說起來實在很白癡,但他們真的因為龍子這個老女人而產生新的對立。

    丸熊開始找時間回來妨礙二郎,還以社會教育的名義讓二郎請假把他帶到東京去,二郎在東京的這段時間就因為鬧個不停而被丸熊毆打。龍子沒有想到兒子的忌妒心竟是這麽嚴重,等她發現之後慌忙想要安撫丸熊已經來不及了。丸熊大叫著說:「為什麽要把我當做壞人!為什麽要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有錯的又不止我一個!」

    開什麽玩笑啊臭豬!被衝動驅使的我把茶杯扔向丸熊身上後大叫:「你這個白癡鬼吼鬼叫什麽!不是你錯是誰錯!你這個臭老頭別回來了!」這個衝動的舉動讓我頭一次挨打。

    「你這個臭小子居然敢叫老子別回來!你以為這裏是誰的家!」第一次在這麽近的距離下看到丸熊惡鬼般發怒的摸樣讓我嚇到呆掉。這時龍子怒喝一聲:「這是我的家!」才讓丸熊住嘴。她繼續說:「你要是再繼續欺負這些孩子的話,就給我滾出去!」我迅速抬起頭來看著丸熊的臉,目擊到他深深受傷的表情。爽得很啊,去死吧丸熊!

    等丸熊真的回東京之後,龍子反而悲傷起來。但能再次回到那連做夢都會夢到的正常家庭生活,我的心情無比快樂,二郎和三郎也是一樣,一郎雖然跟平常沒什麽兩樣,但看得出來也鬆了口氣。「這下可以安心讀書了。」話是這麽說,但這隻不過是他樂觀的期待而已。一郎根本不可能安靜讀書,因為二郎也跟他進了同一所國中。

    奈津川家的日子過得非常平和,是我有記憶以來最平穩的時光,但一郎和二郎的校園生活就不是如此了。二郎猜到學校第三天就被三年級的叫出來動私刑,這是三年級集團為了要下麵的學生守自己所定的規則而做出的輕微懲戒,但這對二郎來說等於被下戰帖。於是它再度時間從前他對我們發表過的宣言內容——既完美且在短時間內一口氣讓那些三年生嚐到活不下去的苦頭。二郎在小五的時候雖然跟中一的學生打過,但中一與中三的級別是不能相比的。身材高大的二郎也知道要彌補兩年差距是多麽困難的事,然而他又發揮了如同鋼鐵般的意誌,讓那些人一個個親眼看到何謂暴力的精髓。

    他可以毫不猶豫地這段對方的骨頭,也不在乎使用刀子,更不會去控製自己黑暗的想象力。二郎的殘酷手段愈來愈誇張,某個男學生被他踢倒在地上後用手把對方頭發幾乎拔光;某個學生被他痛毆一頓後綁住手腳,長褲和內褲都被扯下然後拿樹枝插進他的肛門丟在校庭裏;另一個學生被他打到後利用長椅把對方上下各兩顆門牙拔掉。二郎做得實在太過火了,但那就是他所學來的攻擊性。不過,由於幹得太大膽的關係,當他在毆打某個學生的時候被別人看到了,戰爭就此擴大起來,還把二年級生也牽連進去演變成了二郎對學長之間的對峙,這時二郎才嚐到苦頭。

    愛弟心切的一郎毫不猶豫地站在二郎這邊,他自願當說客把二郎的處境告訴自己的同學。一郎告訴那些人二郎是個危險又具暴力型的家夥不管怎麽威脅都不會屈服,反而會提高他的攻擊性徹底把每一個人擊潰。從小就習於大家的二郎就算被圍毆也不會就此罷休,就算被打敗也會站起來去報複沒個打過他的人。隻要不出人命他就不會停手,隻要被二郎打倒就等於倒大黴了,而且是那種誰也無法想象的恐怖遭遇。隻有他可以勸誡二郎甚至可以安撫其情緒,如果他們答應不再動二郎一根汗毛並且連其他同學或學弟也照辦的話,他也會控製二郎的行為。

    但連一郎都沒想到二郎會忽然衝進談判的地方吧。他瞬間把一郎之外的其他三人打倒,看到二郎滿臉得意的樣子,一郎也隻好放棄談判。他根本就是在享受,享受著那種跟全部學長為敵而孤軍奮戰以及施暴和被施暴的感覺。一郎所感受到的是無法縮短的距離感,如同一條無從埋起的鴻溝,無法跨越的障壁一樣。他終於覺悟了,就算可以控製二郎一時,也無法控製他一生一世。

    我無法認同一郎的想法,十二歲的二郎還是個人格正在發育的少年。就像龍子在家中的任務一樣,如果在學校裏有人可以關心安撫二郎或許就能改變他的習性也不一樣。

    但一郎就這樣離去,留下二郎單獨料理那三個倒在地上的學長聽他們發出慘叫。回家之後的二郎對一郎說:「以後你別多管閑事。」

    已無心也無力去管的一郎回答道:「我不會在妨礙匿了。」

    自此之後,一郎那種真的完全不再管二郎的態度我深深覺得是種錯誤。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