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7章 7(1/5)

    說道名偵探,通常就想到福爾摩斯,日本的話就是明智小五郎跟金田一耕助。我最討厭名偵探了,記得以前以前看Poplar出版社出的少年偵探團係列,看到最後出現「明智偵探萬歲,萬歲——」這種白癡結局,我還氣得把書丟到窗外去。另外那個怪盜二十麵相也很討厭,反正那種注定了一定會贏得角色我一向就看不順眼。而且怪盜二十麵相也幹了一堆蠢事,什麽秘密基地啊?有什麽必要一定要辦成大螃蟹怪物還是發光鐵人這種奇怪的裝扮呢?誰會怕那種東西?我從小就覺得那些作者簡直把小孩子當白癡看待。我常不甘心地想假如那隻大蟾蜍出現在我麵前的話,我一定會拳打腳踢把它製服住。就算有那種莫名其妙的生物還是怪人出現的話,小孩子也隻會把它們當玩偶而已吧!用那種打扮來嚇小孩子根本就是變態,所以我八歲的時候就認為,認真跟變態過招的偵探本身也是變態。

    所以當這個自稱名偵探的男人出現在我麵前時,我下意識一句「Hey,Grownup.」就脫口而出。男人呆滯地張大嘴,我放佛可以聽見他下吧掉下來的聲音。

    站在名偵探身邊的是三郎,我不理會他問我在幹什麽,而觀察起那位名偵探來。體質消瘦、頭發留得很長像個娘們一樣,看起來是蠻可愛的,應該在某種領域相當受歡迎吧。就像從童話插圖中蹦出來的人物一樣,他不適合普通人的打扮,來個變裝的話應該相當有味道,不知道他又沒有發現自己的人生就像漫長的變裝舞會一樣?算了,他想怎麽打扮都無所謂啦,要當武士還是魔法師或是羅馬的劍客跟名偵探都好。

    「你剛才是不是自稱名偵探?」我先確認。、

    「是啊。」收回下巴的男人這麽說:「你剛才是不是說Growup?」

    我無視名偵探的問題轉向三郎。「你來幹嘛?」

    「那你又是來幹什麽?」三郎反問。

    關你屁事,我轉向名偵探問:「你也找到這裏來了嗎?」然後接著問三郎:「還是你看到一郎的賓士才找來的?」

    名偵探說:「奈津川,你弟挺厲害的嘛。你自己過來的嗎?」

    「我不是走來的。」我說:「我是開賓士過來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是靠自己的腦袋發現這裏的嗎?」

    「啊?幹嘛要用腦袋?」聽我這麽一說的名偵探下巴又掉下來好半天才笑著說:「O(∩_∩)O哈哈哈~,小弟你真聰明。」

    開始覺得愚蠢到極點的我懶得理會這家夥,轉頭對三郎說:「你快走開啦,在這裏隻會礙事。」然後走回雜木林。

    「直軸跟橫軸的交叉點有什麽?」我完全無視名偵探的疑問。三郎在川原看到棺材後把名偵探叫去,名偵探吃驚地看著空棺。「裏麵什麽都沒有嗎?」

    我也沒回答,事實都擺在你眼前了你自己去判斷。但是這兩個家夥在川原晃來晃去會引起別人注意,不能放著不管的我說:「別碰棺材,看過就趕快滾。」

    「棺材?」名偵探發出驚呼:「這不是棺材啊。」

    那是什麽?

    「番場,這不是棺材的話是什麽?」

    「這是時空機器啊,奈津川。」

    這蠢蛋在胡說什麽?

    「裏麵的屍體是腐爛後被風幹了,猜什麽都沒有。這是棺材的未來是……但是棺材這種東西是空的的話太奇怪了吧?所以這個棺材是在這裏等著屍體運來,就是以過去式在等待著。

    我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三郎我終於了解你的小說為什麽會亂七八糟的原因了,誰叫你跟唬爛詩人來往?要是真正的作家聽到他那種有講跟沒講一樣的解釋應該會倒退三步才對。

    在三郎跟那個沒用的名偵探一直在棺材邊晃來晃去的時候,白碑來了。好久沒見麵的白碑整個人充滿權威主義的蠻橫氣質,一看就是那種被藍領階級稱作「西裝」的腐敗官僚。明明是鄉下土包子卻不自量力穿著高級西裝,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別說三郎和名偵探,連看我的眼神都好像看著賤民一樣。

    「真陸有交代我不嫩夠背其他人看到。」白碑對我說。

    「是你動作太慢了吧。」

    白碑咋了咂嘴。「你還是那麽會耍嘴皮子。」說完後遞給我一個信封。

    我還來不及反駁的時候白碑已經轉向三郎跟名偵探。「不好意思,我是名古屋高檢處的檢察官白碑。這裏會被當做事件的證據現場而又警察來搜索請立刻離開。」

    三郎跟名偵探打算乖乖回到自己車上,跟我擦肩而過的時候三郎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麽行動?」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