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6章 6(1/5)

    我對數理方麵的的感受力真是有夠敏銳的,居然能夠找出這樣的漏洞。

    兩點決定直線三點決定平麵,四點的話一般是決定一般是決定三角錐的空間圓形,但在這種標高完全一樣的狀況下沒有Z軸就可將四點設定在同一個平麵裏,那麽連接著第一點跟第二點的直線和連接著第三代跟第四點的直線完全成為垂直狀態交叉著,所以可以界定出從縱軸與橫軸。也就是說犯人在西曉町的平麵圖上畫出縱軸和橫軸,而第五點在軸外看來很明顯是函數,下麵的圖可以說是以西曉平麵來畫出的函數圖標。

    公式是

    當原點跟點①(青山家)的距離是γ(約9公裏)的時候

    X=(0.85)^θ/90°×γcosθ

    y=(0.85)^θ/90°×γsinθ

    非常流暢且優雅的解答。雖然光是這個圖標就已經夠完美了,但最棒的還是五十音順序的解碼。從第一點到第五點所代表的被害人在這個圖標上是以①→④→③→⑤→②的順序排列,也就是五十音順。青山詠子(AOYANA)→佐藤良子(SATOU)→田中悅子(TANAKA)→奈津川陽子(MATSUKAWA)→福島誌保(FUKUSHIMA)。就算是巧合也巧得太美妙了吧?雖然這樣的推測不見得有多大的說服力,但可以確定的是一定能給那個偏執的犯人所保持的巨大妄想來個重量級的刺激,排列在這個螺旋狀圖表中按照五十音順序的被害人,那種赤裸裸的惡心感讓我差點想吐。萬一這真是犯人想出來的點子怎麽辦?嘿嘿,意思就是說我們的對手是個有妄想症的變態就對了。

    我站起來走出客廳。

    「你要到哪裏去?」魯邦問我。

    「你們先喝點茶,等我回來。」丟下這句話的我在等杉田拿車鑰匙來的時候思考著下一步該做什麽。或許會有點過火,但為了有更完美的說服力也不得不這麽做,我思考著關於原點的事。主婦們分別被埋在第一點到第五點的地方,那麽原點也該埋點是什麽才對,最好是夠特別有會讓犯人增添完美立體感,能夠表現出人類黑暗麵的東西。什麽比較好玩呢?幹脆把球棒捏造成凶手所使用的凶器?這可不行,要是被警察找到的話會變成證據,到時候可不是一句「那是我故意捏造的啦」就可以推得一幹二淨。我想要的隻是誘餌,為了確實能讓真陸上鉤的誘餌,創造出凶器可真的是太過火了。最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最好是當我那張螺旋圖表被發現與犯人無關的時候可以讓警方覺得那不過是偶然之下的產物而已,也就是「原點」重新挖掘後發現埋在那裏雖然有點怪異卻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性的東西。原點剛好就在星川的川原,埋在川原也不奇怪的東西,在川原發現後雖然會嚇一跳卻也能接受的東西。呼呼,想到咯,Mysweetbaby.

    那就是色情周刊,而且最好還是妻子係列。比如說《被捆綁的熟女》還是《渴望快樂的小妻子》這類名副其實的東西要是從地下被挖出來的話既可以讓他們聯想到毆打事件也可以當做隻是巧合。會把這種東西藏在隱蔽的地方本來就是人之常情,就算是哪個笨蛋會把書藏在川原下麵也沒什麽好奇怪的,雖然奇怪但聽起來很有可能,因為這裏是「鄉下」乘以三再多七倍的落後地區,到處都可以找到奇怪的家夥。這個點子真是太妙了,我怎麽會這麽聰明?聰明得讓人害怕。不、搞不好是瘋了,什麽事我都有可能去做。快來阻止我吧,因為我的判斷力和理性已經被長久的失眠給麻痹掉了。

    接過傭人哪來的車鑰匙後我上去二樓,在三郎房間發現了大量的色情書刊。真難以置信,那家夥到現在還在買這種東西啊?而且還像國中生一樣塞在床下,因為塞了幾十本的關係讓三郎的床墊都呈現出波浪形了。唉……我歎了口氣我就說吧?怪人滿地都是。重新振作起精神的我檢查著三郎那堆色情周刊看有沒有我想要的妻子係列,找出其中關於妻子的告白或是小妻子赤裸裸地在廚房裏,還有穿著和服的歐巴桑被綁在榻榻米上的圖片撕下來拿走。怎麽想還是這種類型的內容比較好,不但夠偏執連消除指紋也是件快樂的事。一想到戴著手套拿著沾上酒精的布拚命擦拭彩頁的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麽時,隻能說服自己一切都是為了達到目的,說實話我也是個怪人。

    我從三郎的書架上拿出西曉町的地圖,然後再把擦拭掉指紋的色情彩頁和手套一起放進包包裏,抓了一把鏟子丟進一郎的賓士裏,然後我做進車裏在媒體的眾目睽睽之下穿過大門,看了幾次後照鏡確定沒有人跟蹤我,很好。我開上國道365號線沿著星川往西走。

    雖然叫「星川」這麽好聽的名字卻隻是條普通的河,一點情趣也沒有。由於沒有整治的關係水量和河麵的寬度也因地區而不同,到處都是草葉林木和石頭的川原分布在河的兩側而旁邊就是國道,飛馳在國道上的我一直沒有跟對象車輛有擦肩而過的機會。這種情況其實算是例外,因為往年一到冬天在西曉町的町營滑雪場往來的人潮還不少,因此交通流量也會跟著變大。但今年由於沒有下雪的關係整個小鎮跟死城一樣,好像山和橋都會隨時無聲無息地崩塌般令人不安,冷死了冷死了冷死了。

    我把車子停在路肩,從包包拿出地圖攤在方向盤上確認著「原點」的正確位置。應該就是那裏沒錯,從我家隻要五分鍾車程就能到的石川原,這附近沒有民宅,隻在河對麵有幾塊小田和雜木林而已。有田的話應該就有下去的路,我往西前進過了橋後從河的反向回到東邊,果然在國道旁有一條通往田裏的砂石路。我拿著包包和鏟子下車,不用緊張,我隻是事件中推理出奇妙發現的人而已。鏟子也就算了,不想拿著包包的模樣被人目擊的我,即使確定周圍沒人還是把包包在身旁藏好。走下砂石路後看到一片荒蕪的天地,沒下雪,土又黑又硬,也沒有人,什麽也沒有,很好。我橫過田地穿過雜木林來到了滿地都是白石頭的川原,站定後再往河那邊的國道看過去確定毫無人跡,接著又拿出地圖確定我現在的位置。差不多就是這一代了,差不多就好,沒必要太過精確,想裝作一切都是巧合的話得需要某種程度的曖昧才好。我把地圖放回包包,然後丟在草地上拿起鏟子,要從哪裏開始挖呢?川原的土質鬆軟應該比較好挖才對……這時我忽然發現了……那是什麽?嗯,也沒什麽啦,隻是一塊大石頭被整個翻過露出沾著土的那一麵而已。嘿嘿,這哪叫沒有什麽?石頭怎麽會自己翻麵,下麵的土色跟別的部分不同,意思就是說最近這段時間有人移開石頭挖掘這裏。

    我就像跟隨那人的腳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