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土或食物

第01卷 第2章 2(1/5)

    下麵是出現在我們國中二年級社會科學考卷的題目。

    問題:十五世紀從意大利翡冷翠發跡,對於古典文化重新再發現的運動是?

    高穀義男在國中二年級的社會科考卷上看到上麵那道題目時,本來應該回答「文藝複興(Renaissance)」卻寫成「魯邦(Lupin)」,從此就被大家決定了他的外號——高穀魯邦。完全人如其名,在神的惡作劇之下給了魯邦纖瘦的體格、細長的四肢還有圓眼睛和厚嘴唇,外表看起來還算可以但腦袋裏的東西卻比別人少了45﹪。

    替他命名的是同班的白碑將美。當時的白碑將美是個凡事無所謂又會忽然講些好玩蠢事的家夥,他相當擅長幫別人取外號所以高穀義男曆代的外號都是由他負責命名。這對白碑來說應該是個相當愉快的工作,因為他取的外號通常都相當妙不可言。高穀偷偷藏起自己的考卷,眼尖的三本杉篤史發現高穀的怪異行徑後就繞到他背後搶下考卷而暴露出著羞恥的錯誤。

    「天啊高穀!你怎麽把從十五世紀開始的意大利文化革命的名字寫成魯邦啊?」

    哇哈哈。

    「魯邦不是怪盜嗎?」

    「有對到的隻是開頭的發音而已,」然後白碑詭異地笑了,「以後要好好讀書啊,高穀魯邦。」

    哇哈哈哈。

    他的外號就這麽被決定了。本來被叫做「奧之細道」的高穀(因為他在消防隊上班的父親長得很像鬆尾芭蕉而命名)從此就一直被叫作高穀魯邦。高穀雖然是個會把石川啄木誤認為中國人的白癡,鬧出這種笑話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不過自從他被叫作魯邦後即使還是鬧過不少足以被取一堆外號的笑話,但是大家還是習慣說「真拿這個魯邦沒辦法」,所以就此奠定了「高穀魯邦」不動的低位。

    他會在夏天隻穿著一條泳褲騎腳踏車到五十公裏遠的海邊去(實際上他真的去了,遊了一個小時後就騎著腳踏車回家,回到家已經是半夜了,沒辦法當天來回。)在秋天放學途中跟同學在山路上走著誤把忽然出現的人影以為是熊而一個人大喊大叫後還倒地裝死,高穀魯邦的笑話就這樣廣為流傳,上至老師學長下到學弟和小學生都改口叫他魯邦。「喂!魯邦你在發什麽呆啊?去給我跑操場五圈」、「魯邦,去便利商店給我買麵包回來」、「魯邦學長,擺脫你幫我買果汁。」到底是在搞什麽?無法忍受認識的人被學弟或小弟使喚的我就把想要差遣魯邦的白目一年級當場撂倒,然後從那家夥掉在地上的錢包裏拿出所有的現金(才四千塊而已)後說:「待會我去幫你買」,接著在他臉上補了一腳後離去。那家夥的哥哥為了替弟弟討回錢包裏的錢,當天就跑到我的教室來挑釁,由於態度實在讓我很不爽於是又當場把他撂倒,不過還是把錢塞回他的口袋裏。

    但我跟魯邦的關係並沒有因此變得親密或是有其他變化。那個蠢哥哥在教室門口鬼叫的時候魯邦一副事不幹己的的樣子沒來幫忙,而我也隻是單純對那家夥感到不爽才動手,魯邦是魯邦,我還是我。在那之後,一群三年級把我交出去談判但我沒理會他們,反而魯邦那蠢蛋乖乖去體育館的地下倉庫報到而被痛打一頓三天沒能來上學。我對這件事絲毫不覺得該負半點責任,把魯邦交出去又踢又打的三年級後來很興奮地從體育館跑到我家來踢館結果反而被二郎三郎反擊。我晃啊晃地走到門口就看到那幾個很眼熟的白癡像爛木柴一樣疊在一起有夠悲哀的,吃飯的時候二郎三郎沒特別說什麽,反正我也不是很在意,隻在吃完飯後到外麵看看那些家夥回去了沒有而已。幸好他們走了,魯邦過了四天以後他會到學校,臉上隻剩一點淤青,賞識不嚴重就好。

    我剛踏出西曉站後就能遇到高穀魯邦真是太好了,如果沒有遇到這個令人懷念的笨蛋,以後的發展可能都要改寫了。

    「嗨!」我打聲招呼。

    「是哪家醫院的病人逃出來了?」魯邦說。

    「我不是病人,是醫生。」

    「我知道。」接著魯邦又告訴我:「你媽住在福井的北陸醫大哦。」看來魯邦已經知道這事件了,我問他現在在忙什麽?

    「沒有啊,今天不用上班。」既然這麽聞就叫他開車送我倒醫院,他直接回答OK。坐在魯邦那輛還算滿氣派的三菱轎車奔馳在西曉空曠的過道上先把無聊的近況報告丟在一旁,聽完魯邦說明我媽受傷的事件概要後,我才知道這是主婦連續遭受毆打事件的最新一起的案例。

    「我說啊,最近的西曉怪事連連。」

    「什麽怪事?」

    「就是主婦連續毆打事件啊。」

    「什麽意思?」

    「已經有幾個住在不同地區的中年婦女被毆打頭部而住院了,雖然目前還沒有人死掉。」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