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難從命: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26章 大結局(1/4)

    “貫軒,瞧見沒有,你爹爹贏了。”惜兒滿是開心神色,不覺摟著他的肩,他也沒有掙,臉上盡是得意神色,斜眼瞟著遇悠,遇悠麵露不服氣的神色,卻又無言以對。

    褚恒裝模作樣的衝艾易均抱拳,“艾關主的武功果然了得。”

    “褚兄過獎了。遇悠贏了貫軒,我贏了你,咱們算是一比一平。”艾易均麵含笑意。

    他們向這邊走來,惜兒便拿了手絹,貼心地為他把額頭上的汗擦去,滿是愛意。褚恒亦涎著臉湊到檀芮麵前,檀芮輕笑,“輸了還想邀功。”雖這般說,還是拿了手絹為他擦汗。

    遇悠噘嘴,“爹爹雖然輸了,可是在遇悠心裏爹爹是最厲害的。”

    褚恒哈哈大笑,“真是爹的乖女兒。”

    艾易均看著艾貫軒,“貫軒,方才爹爹厲害嗎?”

    他神色有些異樣,但見遇悠在旁,便道:“厲害!”

    艾易均不覺滿臉笑意,開心不已。一場喧喧嚷嚷的鬧劇過去,夜幕降臨,眾人用過晚膳,便各自歇息。

    夜晚涼意愈盛,院中樹影魏巍,仰望天空,兩三星點,在黑雲中閃爍作光。明日便又是全新的一日。

    時光流得很快,惜兒的肚子已經越來越大重得幾乎沒法多做走動,日日便隻能或坐或臥。好在檀芮綠枝一直在側相伴,倒也沒有這般無聊難忍。

    另一邊,遇悠和艾貫軒每日習武練劍,手腳動著,嘴巴也從來閑不下來,日日鬥嘴不休。旭航和遇塵也便成了跟屁蟲,跟在他們身後笨拙地揮舞雙手雙腳,依葫蘆畫瓢,卻也是不失可愛。

    除了練劍,艾貫軒每日還需與教書先生學習讀書認字,遇悠本想偷懶,最後也是被壓著一起進了學堂。她亦並非愚笨,反而是極聰明的,隻是缺少定力,坐不住,也沒耐心聽那教書先生在耳邊絮絮叨叨。但為了與艾貫軒爭一高下,她亦是卯足了勁頭,學得格外認真,直被先生誇讚。

    近日艾貫軒卻總顯得有些鬱鬱不歡,遇悠與他爭執,他有時候卻是不搭不理。這日沒有上課,遇悠便往他的院子跑去,見他正蹲在一棵樹下不知在瞧著什麽,他聽到了動靜,知道遇悠來了,隻抬頭看了一眼,又重新把視線轉到自己一直看著的東西上。

    對於他的不理不睬,遇悠也不生氣,不客氣地蹲在他旁邊。原艾貫軒在認真地看著樹下爬行的螞蟻,遇悠眼睛亮了一下,“原來你也在看這個,我以前也總是會盯著這些螞蟻看。”

    艾貫軒斜眼瞥了她一眼,閉口不言。

    遇悠熱臉貼冷屁股也不介懷,繼續說:“你是不是在好奇他們為什麽會隻沿著這一條路爬,而不爬其他地方?”

    艾貫軒神情不覺變了一下,“你怎麽知道?”

    “因為我也想過這個問題。”遇悠興趣濃厚,“你定然不知道原因吧,我知道!”

    艾貫軒神情又變了一下,隨即撇嘴,“我不信。”

    遇悠不服氣,“你為什麽不信?”

    “你又不是螞蟻,你怎麽會知道?”艾貫軒反駁得理所當然。

    遇悠愈發不服氣,“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那你說,這是為什麽?”艾貫軒亦是不服氣。

    “因為這條路上有它們分泌的東西,這是一種標記,所以它們就尋著這條路走。”遇悠一副大學士的模樣。

    艾貫軒麵上又露出驚訝,隨即撇嘴,“我不信,根本看不到有什麽東西。”

    “就是有,就像我們走路會留下腳印一樣,它們的腳印隻有它們能看到。”遇悠滿臉著急。

    “你又不是螞蟻,你怎麽就看得到?”艾貫軒反問遇悠。

    遇悠哼聲,“你又不是我,你怎麽知道我看不到?”

    艾貫軒一時語塞,但他很快又反應過來,又反駁,“你也不是我,你怎麽知道我不知道你看不到?”

    遇悠被他繞得有點暈了,心裏不服氣,卻又理不清頭緒,便氣得噘著嘴,艾貫軒見她無言以對,嘴角竟然勾起一抹笑意,心裏滿是得意之色。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