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難從命: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24章 兵不厭詐(1/3)

    三月,春暖花開。塞荊關處於偏南之處,雪已經消融,那些落葉喬木也已經抽出了新芽。

    惜兒央著檀芮在這裏住著,至少要她臨盆了才能走,他們也並不著急,便索性留了下來。先前幾日,他們帶著幾個孩子到街上好生逛了一番,隔三差五又領著他們到山上踏青,或是騎著馬兒到處溜達。

    狠狠玩了幾日,褚恒和林蕭便跟著艾易均一同到了林場,與他們忙碌著。檀芮、綠枝和風竹鈴鐺便隻是日日閑暇,每日無非便是說說話,繡繡花。三個孩子也便是派個人好生看著。

    雖是三月,卻依然春寒料峭,少穿了件衣裳,後背還總是發涼不已。一天的好陽光慢慢落下山頭,那股暖意也慢慢消散,蒙上了一股涼意。

    一片寬敞的院子上,一個男孩兒正舞著劍,他不過剛比劍高一點兒,卻能把劍舞得有板有眼。劍鋒所到之處,帶起片片落葉。站在不遠處長廊下瞧著的人不覺陣陣點頭。

    一陣鼓掌聲從從艾貫軒身後傳來,遇塵先鼓的掌,這對於他這慢性子而言,已是不易。旭航也跟著鼓起掌來。艾貫軒不覺回頭看著他們,臉上依然掛著清冷之色。檀芮一行在這裏住了這般長時間,他自然是知道他們是誰。

    “舞得真好!”旭航誇讚。遇塵雖然沒有說話,但麵上亦是現出了敬佩神色。

    遇悠不客氣地在旭航腦袋上拍了一下,“好什麽好,我舞得比他好多了,你又不是沒見過。”

    旭航嗬笑,遇塵卻是有些不給麵子,“姐姐舞得沒有這般好。”

    遇悠頓時瞪起眼,遇塵卻是一副淡然自處的模樣,艾貫軒聽了,心裏一陣得意,挑眉看著遇悠。

    遇悠走了過去,雙手抱拳於胸前,“有什麽了不起的,大不了咱們比一場,我定要贏了你。”

    艾貫軒亦抱拳於胸前,“我是正人君子,不和你一小小女子動手。”

    遇悠噘嘴“你不敢動手,是怕了我吧!怕我贏了你。”

    艾貫軒被激了一下,“誰怕你!比就比。”

    領著他們的鈴鐺立馬便急了,“小姐,這可使不得,您若是有個磕著碰著了,老爺夫人可定不輕饒了奴婢。”

    “我定不會磕著碰著,姑姑放心吧。”遇悠滿口保證。

    “那你若是把艾少爺傷著了,這也是大罪過呀。”鈴鐺繼續阻止。

    艾貫軒聽了,自己倒是滿心不願了,“我才不會被她傷到。”

    艾貫軒的教習師傅顧雲走了過來,“這小姑娘倒是口氣十足,老夫倒是也極向瞧瞧她的本領如何。”

    “可,這舞刀弄劍的,兩個都是小孩兒,若是下手沒個輕重的,傷著了,這可如何是好?”鈴鐺依然不放心。

    “這好辦,我叫人尋兩把木劍來,他們用木劍比試,再用布條把劍身都包起來,這樣便都傷不到了。”顧雲道,鈴鐺還未來得及說話,顧雲便已經喚來了人,吩咐他們去尋木劍和布條了。鈴鐺依然不敢大意,轉身便去尋檀芮。

    包好的木劍不一會兒便送了來,遇悠巧笑如嫣,“這光比試也沒什麽趣味,得有個籌碼才可。”

    “什麽籌碼?”艾貫軒反問。

    “咱們便立一個約定,我若是贏了,你便答應我一個要求,我若是輸了,我也答應你一個要求,不論是什麽要求,都不能拒絕,敢是不敢?”

    艾貫軒怔了一下,但見遇悠那副信心滿滿的模樣,又被激了一下,“誰說我不敢!咱們便定了這個約定又如何,最後誰贏還不一定呢!”

    “好!那便開始吧!誰若是把對方的劍打落,便算是贏。”遇悠纖指執白刃,俊目流眄,櫻唇含笑,當真是一副信心滿滿的模樣。

    “姐姐小心。”遇塵開口道。

    “放心,姐姐我輸不了。”遇悠朗聲道,說著,她便已經向艾貫軒發劍,艾貫軒亦發劍,兩人劍鋒相碰,互相都感到對方的力道。遇悠快速收劍,向他側麵砍去,艾貫軒又是一擋,他手上一用力,就勢把遇悠的劍攪了起來,逼得遇悠步步後退。

    艾貫軒嘴角不覺掛笑,欲速戰速決,遇悠臉上亦是狡黠一笑,艾貫軒手上發力,欲把遇悠的劍打落,遇悠卻是猛地把劍一抽,艾貫軒手上收不住力道,向前撲去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