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難從命: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22章 誤喝汙水(1/3)

    遇悠和遇塵並排躺在床上,遇塵睡態很老實,遇悠卻是睡得七拐八歪,幾次不安分地狠踢著遇塵,遇塵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突如其來的橫掃腿,他翻了個身,往床的裏側滾去,離遇悠遠遠的。

    遇悠本睡得迷糊,但覺得口舌幹燥突然便醒了,她喚了兩聲都無人應答,索性便自己從床上爬了下來,端起桌上的茶壺,可氣的是,連茶壺裏都沒有茶水,她便揉著眼睛,打著哈欠走出了房門。

    完全陌生的地方,也沒半個人影,遇悠便隻能到處亂走。她走過了長長的回廊,又見一條小道,地上由一個個鵝卵石鋪就,每一個都好似經過細心挑撿,石麵圓潤,透著光澤,走上去膈得人腳上麻麻的。她覺得新奇,便一路沿著小道走著,垂著頭專心地看著腳下那些小小的鵝卵石,也未曾抬眼瞧。

    走著走著,她便撞上了一堵人牆,好在這堵人牆是極柔軟的。遇悠抬起臉,看見一個比自己高一點的小男孩,麵容格外清雋,還帶著些剛毅之氣,神情亦是異常嚴肅,小嘴抿著,看著有些冷峭。

    遇悠撲閃著大眼睛看著他,艾貫軒黑漆漆的眼珠子打量著這個麵容俊俏的小女孩,滿眼都是戒備,“你是誰?”

    “我是遇悠。”遇悠答著,沒有半點猶豫,也全無怕生。

    “遇悠是誰?”艾貫軒皺著眉頭,遇悠正待跟他解釋,他便已經搖著頭,“我不管遇悠是誰,反正你快離開這裏,我不喜歡被人打擾!”有絲厭煩的語氣。

    遇悠聽了出來,她噘嘴小嘴,哼了一聲,“你定是艾叔叔的兒子,這裏的小關主。我是你府上的客人,你就應該對我恭敬,這才是待客之道。”

    “你又不是我請來的客人,我何須對你恭敬?”艾貫軒亦是哼了一聲,答得理所當然,他指著遇悠來時之路,“你快從這裏回去,以後都不允許到我這裏來!”

    遇悠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她聽了艾貫軒這般直白冷淡的話,眉頭不覺蹙在了一起,她徑直饒過艾貫軒向前走去,“你越是趕我,我偏不走!”這股賴皮的勁兒,便跟褚恒一模一樣。

    她打量著這裏,鵝卵石盡頭便是一處小別院,院子裏有一棵高大的槐樹,眼下已經隻剩下枯枝,樹下麵很應景地設著石板桌,眼下那石板桌上放著一些被拆開的小玩意兒。

    艾貫軒見她徑直往院子裏走,頓生不虞,快步上前,欲抓住她,遇悠卻一下子溜開了,她回身蹙眉,“我口渴了,不過是來尋一口水喝,你怎麽這般沒禮貌。”

    “你要尋水喝便往這裏出去,到別處去尋。”艾貫軒依然一副請勿打擾的模樣。

    “可是我渴得厲害,你這屋子裏便沒有水嗎?”遇悠蹙眉,耍賴皮地不肯走。

    “你怎麽這麽煩人!”艾貫軒語氣已經極其不好,偏偏他越是這般,遇悠便越是不服氣,她細眉一挑,“既然你說我煩人,那我便煩到底,煩死你。”

    “你,你真是沒教養!”艾貫軒麵色陰沉,“非請勿入,你不知道嗎?”

    遇悠亦反駁道:“你這人也真是沒教養,待人應該熱情有禮,恭敬遜敏,不可像你這般冷然相拒,你不知道嗎?”

    艾貫軒被噎了一下,心裏愈發氣惱。

    遇悠見她這般,妥協道:“好了,既然你不喜歡我打擾,我也不想打擾你,但是你得先請我喝口水,我渴得厲害。你們家空空曠曠的,我走了半天也沒瞧見半個人影,實在氣人。”

    艾貫軒不悅地蹙眉,若是往常他定然是不會理會,可為了打發她,他便隻能妥協,“好吧,你喝了水便走。”

    艾貫軒轉身往正屋旁邊的廚房走去,他推開廚房的門,一股香氣撲來,再看這裏的器物,鼎、鑊、甑、甗、鬲、斧,一應器物俱全,格外考究。這些器物,冬蟬早便已經與遇悠說過,所以她都記在了心裏。特別是那大甑,她溺水之時還在上麵用火烤了一番。

    遇悠見他的院子裏也沒個人伺候著,不覺好奇,“你不是少關主嗎?為什麽你的院子裏都沒有丫鬟伺候?你平日裏要喝水,難道都是自己到廚房裏打嗎?”

    艾貫軒又蹙了蹙眉,“你話怎麽這麽多。”他指著灶台上的一壺水,“喏,水在那裏,你自己喝。”

    遇悠見他也沒有幫她搭把手,也沒有生氣,秉持著自給自足的原則,遇悠便自己尋了一個小碗,端起那水壺便倒了一杯,咕嚕咕嚕地喝著,喝完才發覺有絲異常,“這水,味道怎麽這麽怪啊。”

    “給你水喝你還嫌七嫌八,喝完了就快些走,以後也不允到我這兒來。”艾貫軒下著命令。

    遇悠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