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難從命: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20章 到達塞荊(1/3)

    茅舍、草橋、飄雪、老樹和慢悠悠行進的馬車,構成了冬日裏一幅清冷圖景。

    檀芮一行便在馬車上慢悠悠地晃著,三個孩子都丟在了林蕭那邊的馬車裏,林蕭便做起了孩子頭,在馬車前搖頭晃腦地唱著跑調的歌,旭航和遇悠一人坐在一邊,跟著他一起唱著跑調的歌,遇塵毫不意外地對他們這等行為嗤之以鼻,一副淡然神態坐在馬車裏,風竹和鈴鐺伺候在旁,臉含笑意。

    冬蟬順利出嫁,他們在九星山小住了幾日,便辭別了冬蟬,啟程西行。冬蟬拉著她們好生哭了一番,最後卻也是沒有辦法,隻能含淚揮別。

    “原本惜兒出嫁我已經很是不舍,現今冬蟬又嫁了,我這心裏,真是難受。”檀芮感歎,“若是她們都能像你一般,嫁了還能一直在我身邊,那便好了。”

    綠枝笑著,“世上哪兒有這般好的事,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不過好在有你,你一直跟著我,我便心滿意足了。”檀芮滿是感慨。

    兩主仆又是一番敘話,檀芮一時又想到了鬱坤澤,她不覺感歎,“我已經這般多年沒有見到爹爹了,不知道他身體可還健朗。二姐姐和二姐夫那檔子糊塗事,定然叫爹爹操碎了心。”

    綠枝麵色有些嘲諷,“也都怪二夫人二小姐軟心腸,老爺一辭了官,二姑爺見沒了這當頭壓著他的人,便開始肆意妄為。要是二夫人和二小姐思慮周全長遠些,便不應該縱容二姑爺,讓他闖禍。”

    原是那張子明見褚恒已然辭官,他便如脫韁的野馬一般開始放肆行事,鬱坤澤想來也是拗不過檀舒灌的迷魂湯,便著手給張子明安排了一個城內護衛軍首領,誰知他這九品芝麻小官,竟借著這點權利在京城做一些強搶民女,強納為妾的混賬事。這事被霍氏知道了,翠屏心狠手辣,把那強納的妾殺了。這事原本就是張子明的錯,翠屏又做出殺人之事,鬱坤澤氣得發暈,最後引咎辭官,待在家裏做了個閑老頭。

    最後張子明和翠屏還是被冷嚴尋親手關進的牢房,檀雯和檀舒兩姐妹本就感情不深,眼下出了這檔子事,檀舒更是記恨著檀雯。

    檀芮不覺又感歎,“姨娘還是這般心狠手辣,就像當初對紅兒的家人,對巧珠一般。”她們不知道,其實這心狠手辣之人,乃是翠屏。霍氏不過尖酸潑辣了些,卻是不敢殺人。

    “人心難測,反正咱們已經出了京城,也不管這些事了。”綠枝寬慰。

    褚恒在前麵都聽到了,他亦插嘴道:“各人自有各人命,我們已經為他們把路鋪好了,他們硬是要亂闖,惹出禍來,自然要他們自己處理。我們管不了這麽多,我也不會讓你管這麽多,徒增煩惱。”他頓了頓,“再說,懷智不是已經回了京城嗎,他躲閑躲了這麽多年,眼下是該回去好好受一番這種苦了。”

    “是啊,大少爺聽聞了家裏已經亂成了一團糟,立馬便從西涼回了京城,雖說是自立了府衙,但府裏的事他自然是要周全的。”綠枝亦道。

    懷智亦是離家多年,眼下老父已老,自己那一房又屢出亂子,他作為長子,終於是帶著倪程清和幼子回了京城。他亦是將倪程清護得很牢,霍氏想巴著跟過新府衙住,他堅決反對。鬱坤澤還健在,霍氏便應該好好履行為人妻的本分,這般巴著兒子算什麽事。

    檀芮不覺莞爾,“還好有大哥在,他定能把事情處理妥當。”她便打消了瞎操心的念頭。

    “反正三少爺過得安樂,小姐便也沒有什麽需要擔心的了。”

    提到懷禮,檀芮嘴角不由勾笑,她剛生下遇塵沒多久,懷禮便從京城趕了過來,兩兄妹好生敘了一番話。欣哲為他添了一個公子,他如今也是兒女雙全,行事卻還是那般憨傻。但正是因為他的憨傻,所以福分才來得這般容易。

    如此一聊,檀芮的心情不覺變得豁然開朗了。兩主仆又閑閑的聊了一路,褚恒在前麵便時不時插幾句話。林蕭那邊,依然是吵鬧不斷,孩童的歡笑聲不絕於耳,檀芮聽到遇悠如百靈鳥一般的笑,心裏亦是暖暖的。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