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難從命: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19章 新婚之夜(1/3)

    高虎雙親已逝,這也是檀芮暗自為冬蟬感到慶幸的地方,至少今後她不用行婆媳之禮。檀芮見到了高虎的正室,她說不上漂亮,但自然也不醜,臉上掛著一絲鬱鬱之色,也是,誰人見了自己的丈夫納妾會高興得起來呢?檀芮從她臉上看不出任何淩厲之氣,卻是不知她性情如何。

    冬蟬被送進了洞房,檀芮陪著遇悠遇塵吃完了酒席這才進了洞房,冬蟬已經把那一臉白粉卸了下來,露出那張泛著紅潤的臉。冬蟬本就是丫頭,她自己定然是沒有丫鬟,高虎便為她尋了兩個,檀芮瞧了兩眼,看著倒是乖巧。檀芮向和冬蟬單獨說話,便把那兩個丫鬟打發了。

    檀芮握著她的手,“今後便是為人妻,為人婦了,那些婦道,自然也是要守的。夫君的那些正事,他若是願意讓你插手,你便可以多問幾句,若是他不與你提起,你便也不要過多幹預,畢竟,女人主要的還是要顧著後院,把後院打理好了,男人在外才能安心做事。”

    冬蟬點著頭答允,檀芮的話匣子卻是停不下來,“他的正室我方才瞧見了,麵上倒是看不出什麽,但是不知道實際上性情是怎樣的,你可以趁機多向這裏的人打聽一番。你現在是夫人,自然是要開始培養自己的心腹丫鬟,你跟了我這般久,院子裏女人之間的鬥爭你也是跟著經曆的,所以,手裏定要有能用的人。”

    冬蟬又點了點頭,“我知道,夫人放心吧。”

    “旁的我就不多說了,我便再交代一點,一個女人要想鞏固在男人心中的地位,最強有力的手段便是……”

    “抓住他的胃!”冬蟬接話,檀芮聽了,不覺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是為他生兒育女。”

    冬蟬麵色不覺有些發紅,還有些訕然地吐吐舌頭。

    檀芮輕笑,“你呀,滿腦子都是做菜。雖然做菜重要,但是生孩子更重要。”檀芮又道,“既然他喜歡你做好吃的給他,你便變著法兒地做給他,他若是真的上癮了,日後便也就會常常地到你屋子裏,他多到你屋裏,那還愁生不出孩子來嗎?你也就不愁鬥不過大房了。”

    冬蟬臉色又是一陣發紅,滿是羞赧地低頭,“冬蟬知道了。”

    檀芮又不放心地好生交代了一番,見時辰差不多了,這才走出了她的房間,把那兩個丫頭又都叫了進去。

    冬蟬突然想到了什麽,她剛想自己動手,隨即又想到自己已經是有丫鬟的人了,她對兩個丫鬟道:“小,小璐,你去為莊主準備解酒湯。”冬蟬喚著還不太熟,那名喚作小璐的丫鬟應著便要去,冬蟬又喚住她,“我還沒跟你說怎麽做呢,你急什麽?”

    小璐應道:“解酒湯我常做的。”

    “照我的法子做。”冬蟬不由分說,“橘子和蓮子一起倒入鍋內,加青梅、紅棗、桂花,再加糖、醋一起燒開,要煮濃稠些,燒開之後小火慢燉半個時辰方可出鍋。出鍋了之後先放在鍋裏,莊主回屋之後再送上來。”

    她們兩人聽了這般地道的做法,不覺瞠目結舌。

    “怎麽,還不快去?”

    小璐回過神來,“這,這就去。”

    小蓮亦是聽說了這位新夫人做菜異常了得,沒想到做什麽都這般考究。她不覺有些奉承地與冬蟬說著話,冬蟬亦是無聊,便也和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冬蟬的吃食送了上來,她便就著這些吃食好一番發表評論,把她們說得一愣一愣的。

    一直到夜晚,天色完全暗了下來,高虎才被眾人攙著回了屋,冬蟬一個眼神示意,小璐便趕忙去把解酒藥端了來。

    高虎麵色發紅,卻還不至於醉死,隻是渾身酒氣,說話舌頭打架,走路趔趄。

    “去給莊主備水洗漱。”冬蟬吩咐,小璐和小蓮趕忙便竄了出去。高虎躺在床上,手腳都不安分,要掙紮著坐起身來。冬蟬照他的手打了幾下,“喝成這樣還不老實!”

    冬蟬發揮著她照顧人的本領,格外體貼細致地一勺勺把解酒湯喂進他嘴裏,那解藥湯熬得濃稠異常,喝進去,一股暖暖的感覺,又讓人頭腦頓時清醒不少。

    高虎嘴角掛笑,“蟬丫頭,這,這是你熬的吧,跟,跟往日喝到的,就是不一樣。”

    冬蟬心裏一陣自豪,“是我吩咐丫鬟照著我的法子做的。”

    喝完之後,洗漱水也已經備好了,冬蟬便擰了毛巾為他搽臉,動作輕柔細致,很是熨帖。高虎嘴角掛著滿滿的笑意。

    “隔間沐浴的水也已備好了。”小蓮道。

    “下,下去吧。”高虎說話還是這般不利索,丫鬟們便都已經被他打發走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