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難從命: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18章 冬蟬出嫁(1/3)

    眾人又圍繞冬蟬的婚事好生商議了一番,紀曼孜雖然與他們剛剛認識,卻是好似遇見了故人一般,也參與到了他們的商討之中,讓她感到遺憾的是,她明日便需啟程,不能做耽擱,亦是不能參加冬蟬的親事。

    如此商議了好一會兒,門外突然便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門口,卻見紀煬率著那群將領,這時候才氣喘籲籲地趕了回來。他們一見到高虎一行人,頓時怒得欲拔劍相對。

    紀曼孜趕忙喝道:“住手!”

    紀煬臉上卻是還掛著怒意,“小姐,他們,他們打著我們的主意!”

    “我知道,事情已經解釋清楚了,那是一場誤會。”紀曼孜輕描淡寫地說。

    高虎亦是挑眉,“不過你們真的要好生檢討一番,這般薄弱的守衛,我們還未用迷藥便已經是無人發現我們,若是我們用迷藥,這整個屋子非被我們搬空不可。”

    紀曼孜聽了,目光瞟向紀煬,紀煬麵色頓現一絲羞愧神色,他抱拳:“末將見一路來都沒有任何麻煩,一時便有所懈怠,還望小姐恕罪。今後定不會再犯!”

    紀曼孜點頭,“知道了便好。”

    這下紀煬便再不敢多言了,隻是依然滿是怒意地瞪了高虎一眼。

    高虎見各項事宜都商討得差不多,就差沒定日子,他道:“到時候我請人選一個黃道吉日,選好了之後再派人前來告知,還有鳳冠霞帔一應物件,我也會及時送到。”

    冬蟬全程便保持著臉紅的神態,高虎心裏卻是一片歡雀,眉眼間便都是喜意,整個人也都和善了許多。

    事情交代完畢,他便也沒有再多做逗留,率著人便消失在夜空中,紀曼孜不覺也現出困意,個人便各自回了屋子歇息。全程風竹和鈴鐺都未曾醒,隻怕他們第二日知道事情始末的時候,定要驚掉下巴。

    冬蟬滿是喜意地躺著,翻來覆去的都合不上眼,不知過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她醒來之時,天色已經大亮了,她頓覺睡過了頭,趕忙地便起身收拾,一出房門,客棧已然恢複了正常的接客待客,原紀曼孜一行人已經啟程了。她果真留下了一大箱子的金銀器物,各種樣式都有,還有一些滇南特有的小玩意,頓時讓冬蟬心裏樂開了花兒。

    檀芮一行已經在樓下用膳,綠枝正欲上樓喚她,她便已經走了下來。她見眾人都在,自己竟是起得最晚的,不覺有些麵色尷尬。

    風竹看著冬蟬道:“昨晚上竟然發生這麽多事,可是我和鈴鐺卻睡了過去,實在是太可惜。”

    鈴鐺亦是一陣歎息,又是對冬蟬好一番打趣。

    遇悠問道:“冬蟬姑姑要嫁給稀元的爹爹了,那我是不是便可以見到稀元了?”

    冬蟬臉色一紅,答道:“是啊,遇悠可以見到稀元了。”

    遇悠一陣高興,隨即又蔫巴了下來,“可是以後就再也吃不到冬蟬姑姑做的好菜了。”

    她這話倒是讓眾人都一陣黯然了起來,檀芮更是生出滿滿的不舍。

    一行人吃過午膳,檀芮便開始張羅著冬蟬成親所用的物件,領著她們便到街上好生挑選了一番。

    今日雪已經停了,地上卻是積著昨天下的厚厚的雪,沒有人清掃。眾人心情都大好,一路上茶坊、酒肆、腳店、肉鋪、廟宇、公廨,各種行當都有。正值春節,街上還是格外熱鬧,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賈,有看街景的士紳,有騎馬的官吏,有叫賣的小販,有乘坐轎子的大家眷屬,有身負背簍的行腳僧人,有問路的外鄉遊客,有聽說書的街巷小兒,有酒樓中狂飲的豪門子弟。

    其實也不過尋常景象,在京城,這番景象更是熱鬧,但是眾人心情卻是格外開朗,這些尋常景致,尋常集市都逛得格外有味道,一邊流連於集市上各種當地的精巧物件,一邊亦是不忘給冬蟬購置新婚物件,又有幾個孩子在場,一路皆是歡笑不斷。

    冬蟬和高虎的親事定了下來,剛好就著元宵節,隻有幾天的時間籌備,眾人都圍繞著這件喜事忙碌。

    元宵佳節,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