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聆聽仙界的聲音

第一百四十三章 那一躍(1/5)

    “你……究竟是什麽人?”

    教學樓頂。

    肖雅眼神無比複雜地看向何悠。

    如果,此前何悠相比其他人的鎮定還可以解釋為性格沉穩。

    那麽,眼下他的表現,未免有些過了。

    再用性格沉穩來解釋……太過生硬。

    相比之下,肖雅更願意相信,自己社團中,這個平常不太起眼,存在感不是很高的學弟並不簡單。

    麵對肖雅的詢問,何悠卻沒有立即回答,隻是又看了眼時間,:

    “有什麽話,我們可以等下再。”

    “怎麽樣?恩,如果你們有疑慮的話……”

    他的話還沒完,肖雅便開口道:“帶路吧。”

    這算是……相信自己了?

    何悠饒有興趣地看了她一眼,笑笑,見無人反對,便也不再廢話,轉身迅速朝著大門走去。

    肖雅當即隨後跟上。

    方拓等人大眼瞪眼,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隻好也快步跟隨。

    ……

    ……

    不多時,眾人重新回到了一樓。

    出門的時候,何悠還順便走進了一樓大教室,摸了幾根粉筆出來。

    然後帶領眾人快速穿過了廣場,來到了某學院的一座灰色的樓上。

    依次上樓,由肖雅出手強行打開樓頂的鐵門。

    等眾人再次氣喘籲籲地站定,肖雅深深地看著何悠,:

    “這就是你選擇的安全點?這裏有什麽特殊?”

    安全點……這個詞儼然是相對於下一次切割而言的。

    “這裏可算不上絕對安全……”

    然而何悠的回答卻令她眼眸一縮:

    “事實上,我希望大家都打起精神來,一旦我的判斷出現問題,我們可能需要進行一次比較驚險刺激的極限運動。”

    完,見眾人都是一頭霧水,何悠也並不做解釋,隻是又看了下時間。

    同時,右手早已垂下,暗暗捏起。

    也就在方拓等人忍不住想要追問下“極限運動”的含義的時候。

    下一秒。

    眾人隻覺腳下大地微微一晃,頭頂的黯淡的光圈第二次明亮。

    無聲無息,一道裂痕竟然從何悠腳下的位置浮現。

    眾人前方的大地、建築,在那無形的刀刃的切割下,斷裂,坍塌……

    “啊!!”

    如此近距離地麵對這一切,這些學生下意識發出驚呼。

    本能地向後逃竄,然後癱倒在地上,而剛好踩在“分界線”上的何悠則似乎是早有準備,身體輕輕一躍,便向後落下。

    眼神帶著一絲波動,緊緊盯著那片墜落深淵,然後消失的大地。

    仿佛試圖追溯這些物質的軌跡。

    數秒後。

    震動聲停止,世界再次安靜了下來。

    區別在於,原本隻剩下一半的大地,如今又縮了一些。

    本來在眾人眼中,很是寬廣的校區,在連續兩次切割後,也變得狹起來。

    “十五分鍾。”寂靜的氣氛中,何悠輕聲道。

    “什……什麽?”

    “我是,距離上次切割……又過去十五分鍾。

    恩,第一次切割的準備時間是三十分鍾,這次隻有了一半,那麽,如果按照這個規律推測,下一次切割,可能是在七分半之後。”

    何悠道。

    七分半!

    聽到這個時間,所有人都變了顏色。

    這個時間太短了,如果刨除轉移的時間,留給他們思考交流的空餘,實在有限。

    這種感覺,就像是考試馬上要交卷,然而,紙上的題目卻還沒有半點思路一樣。

    焦慮的情緒當即蔓延開來。

    然而,人群中的肖雅卻反而比方才還要放鬆了些,她踏步上前,用一雙明亮的眸子死死盯著何悠,語氣急促:

    “你……你找到了規律?!”

    “隻是確定了一些事。”何悠淡淡一笑,繼而抽出一根粉筆,開始在地上勾勒圖形。

    同時,語速飛快道:

    “接著方才的話題思考,我們假定直線的其中一個點是我們腳下,這片土地的幾何中心,那麽,隻要確定了另外一個點的坐標,就可以確定切割的軌跡。”

    “那是什麽?”肖雅追問。

    何悠微笑道:

    “靈氣環境的濃度焦點,恩……用更簡單的語言來描述。

    如果,我們所處的這片空間中不均勻地分布著靈氣,那麽,這種不均勻必定造成空間內,存在一個位置,它的濃度最高……我稱之為濃度焦點……

    恩,至於為什麽確定是它……主要是因為……這是一些古老的法器、靈器類裝置,比較常用的一個參數。”

    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他不禁於心中感慨了下。

    不得不承認,自己腦子裏這條龍即便遺忘了太多的記憶,可其本身掌握的“基礎知識”在很多情形下,都價值連城。

    比如現在。

    若非是薇薇提及了,在仙器規則編寫中,“環境靈氣焦點”是個幾乎必然會被利用的參數,何悠絕不會想到這點。

    ……

    收斂思緒,何悠看著微微張著嘴巴的學姐,笑了笑,不等對方提問,繼續道:

    “隻不過,即便通過兩個點,計算出了這次切割的軌跡,我們仍舊麵臨一次選擇,就是切開的兩塊大地,哪一塊會坍塌的問題……”

    “畢竟,我此前的猜測,隻是猜測。而一旦判斷失誤,後果實在嚴重。”

    “所以,我才帶你們來到了這個位置,也就是切割線的邊緣。

    這樣,一旦我的判斷失誤,我們還可以在塌陷的同時,跳到另外一塊安全的土地上。”

    何悠掐斷粉筆,拍了拍手,然後看著地麵上,那個幾何圖形以及估測、計算出的中心點,:

    “好在,我們的運氣不錯,塌陷的是另外一塊。”

    聽到這裏,樓頂的幾個學生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極限運動”的含義。

    並後知後覺地,生出恐懼來。

    肖雅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試圖調整情緒:

    “你怎麽會知道這些……我是指……靈氣濃度的知識,這些,我甚至都沒有聽過。”

    見何悠不答,肖雅苦笑道:

    “而且,你還能準確找到這裏的靈氣濃度……焦點,可是,你是怎麽找到它的?”

    “你錯的一點,”何悠將被粉筆灰染白的手指擦幹淨,提醒道,“我並不能找到那個焦點。”

    “那怎麽……”肖雅毫不掩飾自己的疑惑。

    何悠笑道:“就像是我方才的那樣,我們的運氣不錯。

    所以,雖然我沒辦法找到那個點,卻可以通過一些方法,製造出那個點。”

    是的!

    這就是他方才暗中施展的手段!

    通過“仙法”下潮,強行改變這裏的靈氣環境,讓自己站立的位置,成為濃度焦點!

    這是他與薇薇在探討中,想出來的方法。

    如果,幾何中心點是確定的,那麽,靈氣濃度焦點,則是何悠可以扭轉的。

    隻要施展下潮,他所站立之地,即是“焦點”。

    ……

    樓頂,夜風輕拂。

    沒有人話,方拓等人已經完全聽不懂了,隻能老老實實當背景板,而肖雅,則是為何悠話語中透露出的信息而驚愕莫名。

    他……竟然可以改變靈氣環境……

    “你……你……”她結巴了起來,一時不知什麽。

    對麵。

    何悠倚靠著欄杆,默默運轉功法,釋放出自己的靈力氣息,同樣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

    “很抱歉,學姐。不巧……我也是個修仙者。”

    ……

    寂靜中。

    肖雅仿佛石化。

    即便方才便已經有了猜測,可當何悠承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