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401章 番外之原諒(1/4)

    白衣決定帶著兒子離開京城,做了這個決定之後,她便開始著手處理手頭上上的事,頭等大事,便是這碧落閣。

    白衣要把碧落閣轉讓出去,奕承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他沒沉住氣,上門詢問,白衣告訴了他自己的決定,奕承當即便愣住了。

    難道,他連在她身旁默默守護的資格都沒有了嗎?

    白衣對奕承一直都是歉意的,這次她要離開,她覺得是對奕承最好的解脫,沒有了她,奕承也許就能開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他們離開的那天天氣很好,沒什麽人送,兩母子坐在馬車裏,車夫揚起長鞭,馬車便緩緩行出了京城。

    白衣會看這這裏,她想,今生今世,她怕是不大有可能再回這裏了。

    想想都已經十年了,賀雲修和林千然離開了這麽久,竟當真從沒回來過。倒是林千攸和九杉遊曆了幾年便重新回來了。

    在遊曆中順帶把賀雨溪在半道上給嫁了,兩人又接連造了兩個小人,一家五口又瀟瀟灑灑地繼續遊曆。

    白衣也是從林千然偶爾發回的信中得知他們的情況,現在,怕他們一家子已經浪到塞外去了吧。

    “娘親,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一恒的聲音打斷了白衣的遐思,她撫了撫兒子的腦袋,柔聲道:“咱們去南方,去你爹爹生活長大的地方。”

    馬車一路行得平穩,即便是初次出門的一恒也並沒有暈車。

    中途停車休息了幾次,臨近晚上便順利地住進了一家小店。

    隨行的家丁也都累了,白衣犒賞他們一頓豐盛的晚餐,自己帶著兒子也開始吃了起來。

    一恒卻瞧著某處“咦”了一聲,“那個車夫怎麽那麽像奕承叔叔?”

    白衣順著兒子的視線看過去,便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背影,他正背對著他們,穿著車夫的衣裳,仰頭便灌下一杯酒。

    白衣頓時就有種震驚到極致的無力感,他竟跟了來。

    一恒已經走向他,跟他坐在了一處,白衣卻已經懶得再說什麽了,隻自顧自地吃著自己的飯菜,因為她知道,即便她說得再多,這人也不會聽得進去。

    一路上,奕承都充當著車夫,他能把馬車架得平平穩穩,讓車裏的人不受半點顛簸。他總能在入夜前帶著他們安頓妥當,從不會錯過了宿點,他行事穩妥,一路上,幾乎沒讓白衣操半點閑心。

    可是這樣的他,卻叫白衣心中愧疚愈深。

    她說過,她不會再接納任何人。奕承再好,她也不會接納。

    她若真的接受了,待到某日,蔣浩青再入她的夢來,她將如何麵對他?

    一路玩著,在路上走了兩個多月,終於到了南疆。

    暫時住在了客棧裏,然後奕承又一力張羅,花了幾天的時間就給白衣相看好了幾處宅院,可租可買,環境位置都十分不錯。挑了一處就搬了進去。就在她的宅院旁邊,奕承租了另一個小院,相鄰而居。

    日子便這麽過著了,一恒上了這裏的學堂,白衣開始重操舊業,做起了生意,奕承有一身的功夫,自然也不愁沒活兒幹,最後做起了教頭,教人武功。

    他功夫了得,教起來也是下得了狠手,所以往那兒一站,就已經讓學員們不敢有半分放肆,他的名聲也就漸漸傳揚了開去,不少人都慕名前來找他學功夫。那些個媒人也都盯上了他,一個勁地要把姑娘介紹給他。但每每都是碰壁。

    這天,媒人都堵到奕承家門口了,剛巧就被散學歸來的一恒看見了。

    晚上,他埋著深沉的步子就去了奕承家裏,決定要跟他來一場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

    “奕承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