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400章 番外之入夢(1/3)

    那天晚上,白衣做了個夢,那是她這麽多年以來,第一次夢到蔣浩青。

    他穿著一身藍色長袍,就這麽站在她小院前的樹下,轉頭看她。

    白衣覺得自己的呼吸在這一瞬間幾乎停滯了,她克製著自己,小心地上前,生怕一個不小心,他就消失了。

    蔣浩青的目光沉靜,那雙眸子,依舊那般黑沉,看人的時候,仿似能把人吸進去。

    “你,終於肯入我的夢了……”白衣的聲音哽咽,帶著絲絲顫抖,那雙如水的眸中盈滿了淚光。

    蔣浩青抿著唇看她,一語不發。

    “我,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騙你,我不想你死的,我隻是想救念之,我本來是打算,把念之救了,我就跟你一起,遠走天涯,我沒想到會生出變故……對不起對不起……”

    白衣哭得難以抑製,她想要伸手去拉他,卻是不敢,隻敢這麽看著他,隻盼著他能開口說句話,哪怕是罵她也好。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我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愛上你了,那天晚上,我是心甘情願的,我是真的想給你,不是為了旁的什麽。我想跟你說,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你恨我,你肯定恨透了我,所以,這麽多年了,你從來都不肯入我的夢,即便,我把你的骨灰放在離我那麽近的地方,你也不肯入我的夢……可是,我是真的後悔了,我真的舍不得你死……”

    “你離開的時候,我恨不得就這麽跟著你一起去了……可是,我,我有身孕了。你知道嗎?我有了你的孩子!你看到了嗎?我為你留下了血脈!為了他,我卻是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孩子很乖,很懂事,長得很像你,也跟你一樣聰明,你看到了嗎?啊?”

    白衣的淚水已經流了整張臉,她崩潰地大聲嘶喊,“你聽到了嗎?你開口說話啊!你為什麽不說話!為什麽不理我……”

    一個稚嫩的聲音在白衣的耳邊響起,她的身子被人猛烈的搖晃著,白衣終於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清秀的孩童的麵龐。

    “娘親,你怎麽了?為什麽一直在哭?是做噩夢了嗎?”

    白衣怔了怔,許久都未從那夢境中回過神來。

    他入了她的夢,可是,卻那般淡漠地看著她,一句話都不說。

    他還是恨著她,依舊恨透了她。

    白衣隻覺心口一陣淒苦,緊緊地摟住兒子,聲音哽咽,“一恒,娘親隻是想你爹了,很想,很想……”

    一恒聲音也帶著一股失落,“孩兒也想……”

    ……

    一晃,又過了五年,白衣已經不再年輕,一恒也已經長到了九歲。

    他真的像足了蔣浩青,無論是模樣,還是脾性,連那股子敏銳心思,也是像極了,所以他僅僅九歲,便已經成了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行事間叫白衣頗為欣慰。

    這麽多年過去了,奕承也一直未娶,他不再像之前那樣步步緊逼,可卻也從未消失在白衣母子的視線裏。

    因一恒和許柏羽家的老大老二年紀差不多,三個孩子也能玩到一塊。

    某天,一恒突然板著一張臉回來,並宣誓,今後都再也不要去許家玩了。

    白衣隻當他是小孩子鬧脾氣,也沒多在意,直到晚上,白衣卻聽到他的屋子裏竟然傳出了隱隱的哭聲,白衣頓時一驚,推門進去,這孩子竟是捂在被子裏哭。

    他從小就特別懂事,懂事之後就沒怎麽哭過,今次卻是哭得這般傷心,白衣不覺心頭一緊,忙問是怎麽回事。

    一恒哭得眼睛紅腫,上氣不接下氣,“娘,我爹,是不是,壞人?是不是被許子豪(許柏羽的大兒子)的娘親殺死的?”

    白衣聞言,頓時就覺心口被人狠狠一擊,疼得有些醒不過神來。

    他拉著白衣,不停搖晃著,“娘,你告訴我,我爹不是壞人對不對?我爹也不是被許子豪的娘親殺的對不對?對不對?”

    白衣聲音發梗,“你爹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人,他怎麽會是壞人呢?別聽別人瞎說。還有啊,你爹是生病去世的,不是被誰殺的。”

    “真,真的嗎?”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