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8章 番外之背叛(1/3)

    現在到處都是找他們的人,白衣看到那些巡邏的官兵,心思不覺又動了動。

    她不想讓念之受到傷害,可是身旁的這個男人,她,真的要在此背叛他嗎?

    他們裝扮成了夫妻,此時,蔣浩青正緊緊地握著她的手,他身上的披風,也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手很冷,可卻是緊緊地握著她的,緊得生怕她就此消失了。白衣的心口頓時一陣更濃烈的酸澀洶湧不已。

    他們順利買了食物,返回那座山下,可是,就在他們準備上山的時候,那座山卻發生了雪崩。

    一大片雪白的血洶湧地往下滾落,帶著洶湧難擋的氣勢,他們趕緊駕馬逃離,躲開了去。

    暫時是上不了山了,可是,他們要去哪裏躲避呢?

    小鎮裏自然是不能去的,就算去了也不能明目張膽地住進客棧。最後,他們往林子的深處去了,找了許久,終於找到了一家獵戶,他們暫時借住在了這裏。

    這家獵戶的房子不大,隻能騰出一間房間給他們。

    要與蔣浩青共處一室,白衣終究是有些緊張。

    房間裏隻有一張床,一張虎皮,他們除了同床共枕,沒有其他選擇。

    白衣想要逃,卻被蔣浩青拉了回來,他的眸子閃著異樣的光,似乎飽含著無盡的欲望。

    可他說出口的話卻十分冷靜,“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不然你悄悄通風報信找人抓我怎麽辦?”

    那股曖昧頓時就被他的這句話衝散了。

    白衣合衣躺下,她隻躺到床鋪的最裏層,盡量不挨著他。

    可是,床就這麽大一點,虎皮也就這麽大,他們之間若是再留出一截空隙,那根本就沒法子取暖。

    正在白衣準備運起內力給自己增暖的時候,身後突然就貼上來一具滾熱的身體。

    他緊緊地環住她,身上的熱量源源不斷地傳遞到她的身上,讓她原本冰冷的身子漸漸溫暖,可是,她的身子也繃得緊緊的。

    他的呼吸一下下地吹在她的脖頸上,吹得她耳根子一陣發紅,她覺得自己的身子也漸漸熱了起來,慢慢的,她似乎感到了身後那人身體的異樣,白衣頓時身子一動,要把他推開,可是他的手卻如同銅牆鐵壁,緊緊箍著她。

    “你,你放開我!”

    他有些沙啞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不想放,再不想放了。白衣,不要動,就讓我抱抱……”

    白衣的身子為之一震,她沒有再動了,她心內翻滾著驚濤駭浪,眼睛也跟著一陣陣發酸,發澀。

    雪依舊下著,那座山的雪崩一直沒有結束,他們根本上不去。

    白衣和蔣浩青隻能望著山頂,束手無策,他擔心他父親,而白衣,擔心念之。

    他們一老一小,一個受傷,一個手無縛雞之力,洞中又沒有任何食物,他們怎麽熬得過去?

    兩人的心裏都一片發沉。

    他們就這樣在獵戶家借住了半個月,雪終於停了,獵戶對這座山十分熟悉,他說再過個兩三天,就可以上山了。

    白衣心頭又是一個咯噔。

    終於可以上山了,那意味著,上了山,找到了他們,無論生死,他們都要離開這裏,往他們要去的地方而去。

    如果真的逃離了這裏,那到時候,念之,怕真的不再有機會回到京城了。

    白衣咬了咬唇,心裏狠狠抽了抽,終於,還是坐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她悄悄給獵戶塞了一個紙條,當天,獵戶就騎上了馬,以狩獵為由,往小鎮的方向疾馳而去。

    白衣看到他離開的背影,心口禁不住的發疼。

    這麽多次,每一次,她都舍棄了蔣浩青,舍棄這個真心待她的男人。

    她這樣的女人,真的不配得到任何人的愛,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白衣告訴自己,如果可以,如果他們還有機會,她一定,一定好好珍惜蔣浩青,好好地跟他過日子,永遠不再做出對不起他的事。

    可是,老天爺會給她這樣的機會嗎?

    當天晚上,他們依舊相擁而眠,白衣知道,雪停了,明天,他們就要離開這裏,往那座山去了。

    白衣感受著身後男人的氣息,她鬼使神差地輕輕轉身,把自己湊了上去……

    春宵一夜,有什麽事,似乎終於圓滿了。

    蔣浩青緊緊地摟著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