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7章 番外之逃離(1/3)

    白衣決定賭一把,就賭他,還記得她,還沒忘了她。

    雖然這樣的想法,十分的自以為是,但是白衣還是想要賭上一賭。

    白衣開始作為誘餌在城中四處晃蕩,在蔣浩青有可能會出現的地方,甚至於,白衣還回了她的院子。

    經過兩場的戰火,這個院子已經幾乎變了新模樣,但院子裏的那棵樹卻還在。

    白衣久久地站在那棵樹下,思緒不自覺就飛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個少年就這樣站在這裏,含笑地看著她。

    白衣察覺到自己的失神,她四處張望著,等待著,可是,周圍卻空無一人。

    這裏,真的已經成了過去了,蔣浩青,真的言出必行,把她徹底地從心裏趕走了。

    白衣自嘲地笑了笑,她當真是自作多情了,自己總是那般地傷害他,拒絕他,現在還有什麽理由去希冀他還會記得自己?還愛著自己呢?

    白衣的這個計劃宣告失敗,她終究是沒法子把蔣浩青引出來。

    之後,林千然要去和洋人商討鐵路的修建,白衣和風起、蘇懷生也都去了。

    沒想到,在那裏,他們卻遇到了意外。

    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身後就傳來了巨大的“轟”聲,頓時碎石飛濺,巨大的衝力把他們彈出老遠,重重摔在地上,耳中什麽都聽不見了,緊接著,那股痛感也被一片漆黑和混沌所取代。

    白衣混沌的意識一直持續了很久,她耳邊似乎總能聽到一個喃喃低語的聲音,那個聲音,有些熟悉,又似乎能撥動她的心弦。

    她想要睜開眼睛,卻發現眼皮沉重得厲害,怎麽都睜不開。

    她一直沉睡著,過了不知道多久,她終於緩緩地,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昏暗的環境讓她的眼睛不至於太過不適應,但周圍陌生的環境卻也讓她生出警惕。

    正這時,一個人影走近,白衣慢慢辨認清楚了來人,一雙美眸頓時瞪得滾圓,滿心驚訝以及另外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思緒縈繞心頭。

    紀浩青嘴角勾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弧度,“至於那麽驚訝嗎?你不早就知道我還活著,還想方設法引我上鉤。”

    白衣神色一滯,原來他都知道,所以他才一直都沒上鉤。

    再次與蔣浩青麵對麵,白衣心頭隻覺得複雜得完全難以理清。

    她問了蔣浩青自己所有的疑問,蔣浩青對此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原來,他們還是沒有放棄原本的計劃,他們真的還要重頭再來,而且,他們甚至已經把舊太子和王家也都拉攏安排好了,隻待最後的一刻。

    讓白衣更為震驚的是,那個幕後的人,原來就是他的父親蔣天華!

    而他應該叫紀天華才對,因為他是南楚前朝的末代王爺!更更叫白衣難以置信的是,賀子塵,竟然是他的兒子!蔣浩青,也就是紀浩青,其實是賀子塵同父異母的親兄弟!

    “從來,我都隻是一枚棋子,一個工具,我的價值,就是輔佐父親,輔佐我那位高貴的兄長。我所得到的一切,全都是他剩下的,包括現在父親的重視,也包括,你。”

    白衣聽著蔣浩青用那沉靜又內斂的聲音,平靜地說著這些,她隻覺得心口一陣陣酸楚,一陣陣疼痛。

    那麽那麽多的回憶湧上心頭,蔣浩青這些年,究竟是怎樣過來的……還有以前自己對她的諸多冷落,惡語相向,他聽到這些,心裏究竟會是怎樣的難過?

    對這個男人,白衣心裏生出了濃濃的憐惜。

    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憐惜,臉上卻愈發譏誚,“果然,我就隻能靠博取你的同情,才會得到你的好臉色。”

    白衣的神色頓時僵了又僵,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最後,白衣隻勸他放棄計劃,不要再執著於此,蔣浩青卻隻是冷冷地拒絕了她。

    白衣這時候才知道,原來念之也被他們抓了來,在白衣央求之下,蔣浩青把她帶到了關押念之的密室。

    白衣見到念之,恍如隔世。幸好,念之好好的,平平安安的待著,隻是人瘦了些。

    白衣摟著她,給她溫暖和安慰,讓她不要害怕,念之也十分乖巧地點頭,跟白衣說了她在這裏的事,白衣聽了,不覺破涕為笑,這個小丫頭,當真是聰明又大膽,即便進了老虎窩,也能跟老虎成為朋友。

    有了白衣的陪伴,念之比之前更安心了,晚上都窩在白衣的懷裏酣睡。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