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6章 番外之舊人(1/3)

    她們此行是為了找賀雲修,讓念之認祖歸宗,依照林千然的意思,她們先去了鄴城。

    沒想到,剛在鄴城落腳,念之就被人擄走了,她們還沒來得及去找,捉拿南楚餘孽的人就殺上門來,要把她們抓去。

    白衣心裏一陣酸澀,這一切都是她和風起種的因,這麽多年過去了,終於嚐到了果。

    在打鬥中,白衣手上昏迷,再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躺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而身邊,是一個陌生的英俊男人。

    白衣看著他,慢慢想了起來,他是許柏羽的暗衛,名字好像叫奕承。

    “是你救了我嗎?”白衣動了動身子,隻覺得全身都疼痛不已。

    奕承連忙讓她別動,他的聲音低沉而悅耳,帶著一股蠱惑人心的味道,“你的傷還沒好,不要亂動。你暫時就住在這裏,外麵都是在搜捕你們的人,這裏是縣衙,所以你才沒事,所以你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白衣聽聞他把自己藏在了縣衙,此舉實在是冒險,不覺生出了更多的感激,她臉上現出一抹笑,“謝謝你。”

    奕承扭開了臉去,略有生硬地說:“不用。”

    白衣想到什麽,趕忙問道:“阿然呢?她怎麽樣了?”

    “她逃了,沒被抓到。我們也在暗地裏找她,也沒找到。”

    白衣的神色這才和緩了下來,“沒有找到,也許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奕承淡淡地“嗯”了一聲。

    白衣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傷口已經被人包紮過了,她突然又想到了什麽,麵上不覺現出一陣尷尬,有些小心地問,“我的傷口,是誰幫我包紮的?”

    奕承的神色微僵,麵上有些不自然,“因為你的身份特殊,境遇危險,我不敢冒險讓侍女替你包紮,所以,隻好冒犯了……事從權宜,還請姑娘見諒!”

    白衣聽了,麵上頓時刷地一下就紅了,整個人都越發尷尬了起來。

    但是他說的也的確在理,他這麽做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白衣一時便沒了話。

    後來,白衣在奕承那裏修養了好長一段時間,期間一直都沒有林千然的消息,就是念之,也絲毫沒有消息。

    正在白衣焦急得幾乎待不住的時候,林千然終於有消息了,她很安全,念之也很安全,她們不僅安全,還和賀雲修見了麵。他們一番商議,儼然已經有了洗脫逆犯嫌疑的法子。

    為實施這個法子,許柏羽和奕承都要一起入京,而白衣自然就不能再待著縣衙,她被轉移到了菱花館,也就是之前林千然和賀雲修待的地方。

    白衣一直在這養著傷,京城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林千然已經成功地洗脫了逆犯的嫌疑,能夠光明正大的正常生活了。

    白衣深深地為她而高興,而她和風起,他們卻已經不在乎這些了。

    林千然已經和賀雲修重新在一起,他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又過了幾個月,京城又傳來了消息,林千然讓她和風起入京,說有法子給他們洗脫逆犯之身。

    這樣的消息自然是極好的,白衣和風起便一起入了京。

    到了那裏才知道,林千然說的消息竟然是和番邦人比槍,而槍支的提供者就冠在了他們兩人的頭上,讓他們功過相抵。

    白衣原本以為現在的京城已經是太平盛世,可是接二連三發生的事,卻叫大家都不得安寧。

    京中突然出了個鬼麵盜手,他為非作歹,專偷別人心頭之物,偏生又抓他不著。

    莫名的,白衣對這個鬼麵盜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們要抓住鬼麵盜手,於是想到了用比試的手槍作為誘餌,當晚鬼麵盜手果真現身,可是鬼麵盜手卻比想象中要狡猾多了,他反而將計就計,把真正的手槍偷走了。

    但幸而賀雲修在最後關頭反將一軍,在手槍上塗抹了毒藥,引得他們再度出現,以手槍交換解藥。

    白衣看到了那個前來換藥的人,他一身黑衣,臉上帶著鬼臉麵具,他的聲音經過了刻意的處理,可是他的身形,卻叫白衣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熟悉。

    是他!雖然他帶著麵具,聲音也刻意地掩飾,但白衣還是認了出來,那個人,就是蔣浩青!

    白衣感覺心口一滯,一股奇異的感覺流遍全身……

    竟然是他,他竟然沒死!當年他們再度叛亂,白衣以為,他早就已經不在了……

    白衣怔怔地望著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