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5章 番外之辜負(1/3)

    很久很久以後,白衣的腦中,依舊會回放著那個場景,季氏一點點的,把賀子塵的筋脈打斷,一點點地,把他身上的功夫卸掉。書寒想要阻攔,被蒙麵男子一掌打死。

    賀子塵緊緊地咬著牙,愣是一聲都沒有發出。

    到最後,他的整張臉,已經白得沒有了絲毫的血色,他真個人,都像是泥一樣癱在了地上。

    白衣泣不成聲,她幾乎不忍心去看,她多麽希望,自己看到的這一幕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賀子塵強撐著身子,對著季氏磕了三個響頭,聲音已經弱得幾不可聞,“孩兒,多謝母親,生養之恩!”

    這三個響頭,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他卻沒有停下來,又對著蒙麵的男子,磕了三個響頭,這次,他什麽都沒說,隻是深深地望了那人幾眼,然後身子一軟,就此暈了過去。

    白衣一下就跪了下來,哭著向季氏和蒙麵男人磕頭,“請夫人主公恩允白衣與少主一道離開!照料少主!”

    風起也跪著磕頭,跟白衣一樣說著同樣的話,“請夫人主公恩允白衣與少主一道離開!照料少主!”

    兩人重重地磕頭,額頭上都滲出血來,卻依舊不停。

    蔣浩青站在一旁看著,雙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整張臉繃得緊緊的,隻直勾勾地盯著白衣,盯著她那泣不成聲的臉。

    季氏終於是流下了淚眼,蒙麵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氣,半晌,他把身旁的桌子狠狠掀翻,大聲怒罵,“滾!都給我滾得遠遠的,從今以後都不要再讓我看到他!”

    白衣和風起再度重重磕頭,他們一人一邊,把賀子塵攙扶著往外走。

    她的主子,終於獲得重生了,可是,這樣的代價,卻是如此沉重。她的傻主子,這樣,真的值得嗎?

    在這一瞬間,白衣心頭有什麽東西豁然開朗了。

    她想到自己以前對林千然的種種嫉恨,暗中的種種算計,都不覺後悔。如果,當初她沒有在背後橫插一腳,她的主子,會不會就能得償所願,得到自己真愛的女人?他是不是就會快活一些,會不會今天的結局,也有所不同?

    她好後悔,後悔自己的愚蠢,自己的善妒……

    他們一步步地走出了那裏,風起去找馬車,白衣便扶著昏迷的賀子塵在一棵樹下等著。

    她緊緊地抱著他,緊得好像生怕他馬上就會消失一般。

    隻有這個時候,她的主子,才會是這麽乖乖地任由她抱著。

    正這時,她感到眼前一片陰影投了下來,白衣抬頭,便對上了蔣浩青那雙漆黑又幽深的眼睛,白衣的心頭驀地一個咯噔。

    如果說,她還有什麽任何牽掛的話,那就隻有眼前的這個人了吧。

    在明白了自己對林千然的嫉妒多麽不應該的時候,白衣也看清了很多。

    這個世界上,怕再難遇到像眼前這個男人一樣對她這般的人了。

    而她,卻還是選擇了辜負他。

    白衣的眼淚不自覺地在眼眶裏打轉,她看著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哀痛和複雜。

    其實這個時候,她還是很想,很想抱一抱他,好好地抱一抱這個男人,就當是最後的告別。

    蔣浩青的聲音冷冷的,“你還是選了他。”

    “對不起。”白衣除了說這句話,無話可說。

    蔣浩青的眼中,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神色,那樣的神色複雜至極,讓白衣完全無法解讀其中含義,白衣隻是覺得,他那樣的神色,很哀傷,讓人很難受。

    蔣浩青炯炯的眼神凝在她的身上,他聲音冰冷,一字一頓,“白衣,你聽好了。你隻要跟他離開這裏,從此以後,我們,就形同陌路,再無瓜葛!我蔣浩青心裏,從此不再有你這個忘恩負義不識好歹之人!”

    白衣隻覺心口疼痛愈加劇烈,她的眼淚又湧了出來,可是她卻生生地壓住了,“對不起,你是該忘了我這個忘恩負義又不識好歹的人了,你值得更好的。”

    白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清楚看到蔣浩青眼中的最後一點希望,徹底破碎。

    白衣和風起帶著賀子塵離開了,他們並非一窮二白,賀子塵自然有著自己的人,自己的財產,自己的後路,這一切,在他們來跟季氏攤牌的時候,就已經考慮過。

    他們要去琉球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