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4章 番外之自由(1/3)

    他們喬裝打扮,往深山而行,一路去了滇南,他們的秘密基地。

    一路上,白衣都忍不住擔心著賀子塵,他還好嗎?他有沒有逃掉?有沒有受傷?

    白衣想到了林千然,他最後是和林千然一起逃的,無論怎樣,為了林千然,他也一定會奮力地逃吧!

    這個時候,白衣竟然隻能靠林千然來安慰自己。

    季氏和吳用等人已經早一步逃了出來,他們到了目的地的時候,季氏等人已經在了。

    氣氛格外沉凝,這次的失敗,是誰都沒有預料到了,白衣看到季氏的眼中迸發著陣陣濃烈的恨意,真個人都快要燒了起來。

    她問白衣賀子塵的下落,而他們的回答皆是不知道。

    季氏大怒,“你竟然為了保全自己卑賤的命舍棄了主子!如此不忠之人,留之何用!”

    季氏揮刀就要朝白衣砍去,白衣以為自己就要命喪於此了,可是,那個即將落下的刀,卻久久地沒有落下。

    她睜開眼,又看到了蔣浩青,他,再次為她擋去了那把刀。

    他目光沉靜地與季氏對視,帶著一股決絕。

    “請夫人手下留情!我們現在,不適宜自相殘殺。”

    白衣聽到蔣浩青為她說的話,一顆心,再度被一股難言的感覺包裹著。

    這個男人,為什麽,總是對她,這麽好……

    白衣看到了季氏冷冽的殺氣,“你最好給我讓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殺!”

    蔣浩青卻絲毫不讓,依舊穩穩地跪著,鏗鏘有力地重複著方才的話,“請夫人手下留情!”

    季氏的聲音更冷了,看著蔣浩青的眼中有更濃烈的殺氣跳躍著,“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我的兒子死了,我現在,最想殺的人,就是你!你如果執意要往上撞,就別怪我不客氣!”

    蔣浩青的黑眸極深極沉,裏麵閃動著白衣看不懂的東西。

    他的聲音,還是那樣沉穩,沒有絲毫退卻,“夫人要殺我,那便殺吧,隻求夫人饒過她一命!”

    白衣怔怔地看著蔣浩青,心頭那股翻滾的思緒幾乎壓不住,眼眶有什麽東西幾乎馬上就要噴湧而出。

    季氏冷笑兩聲,“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果真是流著相同的血,你們兩兄弟,都一個德行!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季氏揚起刀便朝著蔣浩青砍去……

    “不要……”

    “當!”

    又是一聲兵器碰撞的聲音,季氏的刀被打開了去。

    白衣急急扭頭去看,卻隻看到一個戴著麵具的男人,他的身邊跟著的,是朱氏。

    那蒙麵男人冷冷瞥了季氏一眼,季氏眼神有些虛,卻也沒有任何認錯的意思。

    朱氏急忙跑了過來,把蔣浩青從地上拉了起來,護在身後。她瞪著季氏,眼中滿是恨意。

    “你為何要殺我兒子!”

    季氏怒目而視,“我兒子死了,你兒子也得死!”

    朱氏的拳頭握得緊緊的,恨恨道:“你兒子好端端的沒死!”

    季氏聞言,眼中頓時蒙上一層喜色。

    正這時,外麵就傳來了動靜,季氏迎出去,赫然是賀子塵和風起一行。

    雖然大家形容都有些狼狽,但卻是好端端的,季氏頓時心頭喜極,失而複得讓她難得的對賀子塵露出了笑,一臉憐惜地看著兒子。

    麵對母親這樣的目光,賀子塵隻覺得心頭莫名一顫,隻有一股異樣湧遍全身。

    白衣也是心頭一喜,原本一直壓在心頭的擔心也終於退了去。她掃了一眼眾人,並沒有林千然的身影,她心頭不覺疑惑,同時又暗暗放鬆。

    正在白衣為賀子塵的安然無恙暗自放心的時候,他卻提出了讓大家都愕然的請求。

    “母親,孩兒前二十年,皆是為母親而活,孩兒已經盡心竭力,今日大事不成,想來也是命中所定之事。孩兒懇請母親還孩兒下半生的自由之身!隻要母親答應孩兒,母親替什麽要求,孩兒都能答應!”

    季氏的眼神在一瞬間再度蒙上冷霜,“你說什麽?”

    賀子塵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孩兒請母親還孩兒自由身!不要再逼迫孩兒去做這些孩兒不喜歡之事!”

    他的聲音擲地有聲,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鏗鏘。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