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3章 番外之兵敗(1/3)

    婚期到了,事情按照他們的計劃發展著。

    新娘被掉包了,林千然出現在蔣浩青的床上,蔣浩青被打了一頓,林家和賀家都鬧翻了。

    而季氏也逼著賀子塵做了另外一件事,將錯就錯,娶了林千卉。

    白衣對林千然多少有些了解,她猜測到她可能的反應:離開京城。

    而且,離開前,她會去杏林百草閣與她的師父告別。

    想到這裏,白衣就覺得可笑,這麽多年了,她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的師父,就是與她有婚約,應該已經拜堂洞房了的賀子塵!

    而白衣決定把這件事告訴她,讓她知道她的師父在麵對她失身之後馬上要娶她的妹妹,究竟會怎樣痛苦!

    林千然果真去了杏林百草閣,而她,也真的看到了那抽屜裏的印章,因為她是嚎啕大哭地出來的。

    白衣就站在城門口,遠遠地看著她哭著離開。

    她要的,就是他們師徒從此以後再不相見!即便相見,也再無可能!

    白衣嘴角正掛著一抹冷笑看著林千然離開的背影,身後卻赫然多了一個人,白衣心裏一驚,是滿臉帶傷的蔣浩青。

    蔣浩青正用一種別有意味的眼神看著她,他那樣的眼神,讓白衣覺得,自己暗地裏做的那些,全都被他所洞穿。

    果真,他語氣淡淡地說:“就算她走了,你的主子也不會喜歡你。”

    白衣被他刺了一下,駁了一句,“就算主子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喜歡你!”

    白衣言罷,轉身就走,白衣已經轉身離開,剛好錯過了蔣浩青眼中那一閃而逝的異樣。

    那句話,成了白衣後悔的無數話中的一句。她總是想,她要是早些知道蔣浩青和賀子塵的關係,那該多好,至少,她不會總是這樣有意無意地在他的傷口上撒鹽。

    林千然走了,首先發瘋的是賀雲修,他帶著人便不管不顧地追出了城。

    而另一個瘋得不輕的,就是賀子塵,他渾身所有的生氣,所有的活力,似乎都被林千然帶走了。

    白衣覺得自己麵前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具行屍走肉,一具沒有靈魂,沒有思想,沒有喜怒哀樂的行屍走肉。

    每每見此情形,白衣總是禁不住暗暗想,她沒有設法阻止林千然的離開,反而一手促成這件事,是不是做錯了?

    這個問題,每每看到失神的賀子塵,她總會問自己,但私心和嫉妒,卻讓她說服了自己。主子和林千然不被季氏所認可,所以,她的幹預,隻是順從季氏的意思罷了,也是為了主子好!

    林千然離開之後,他們加快了所有計劃,主子變得比以前更冷酷,更無情,他積極地參與籌劃著整件事,加快整件事的進度,白衣知道,他這是想要解脫,想要盡快完成自己的使命,然後解脫。

    桉樹林、樅樹取油煉製火藥,以及全國各地的商鋪,包括當年林千然在江南時與吳用合作的諸多商鋪,都在正常運營,籌備資金。

    再後來,戎狄人入京朝貢,他們利用戎狄桑月郡主和林千攸的舊情大做文章,給林家冠上了通敵賣國的罪行。

    林家軍、賀家軍皆分崩離析。

    可是林千攸竟然逃了。白衣接到命令,前去江南部署抓捕,順帶著,她還要除掉那個一直都沒有再出現的林千然!

    可是讓她失望的是,無論是林千攸,還是林千然,都沒找到。

    戎狄和大元的戰爭迫在眉睫,太子好大喜功,率著新得的賀家軍要前去掃除戎狄,他們知道,他們最後的那一步,離得不遠了。

    太子狼狽兵敗,回京後又諸多行事荒唐,被皇上所厭棄。他們的人不停煽動太子逼宮,又為他創造了各種機會,這個愚蠢的人,真的上當了。

    太子逼宮,在他們自己鬥得兩敗俱傷的時候,就是他們南楚兵馬在背後希冀的時候。

    他們已經籌備了大量的軍馬,還有樅樹油所煉製的打量彈藥,而大元,林家軍、賀家軍都已經被他們所分解,他們必勝無疑!

    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在最後的關頭,那個遠在蜀地的景王,竟然猶如天神一般突然冒了出來。

    更沒想到的是,賀雲修,那個原本已經被主子打下山崖的人,竟然活生生地坐在馬上,勇猛地殺敵!

    更更沒想到的是,白衣最討厭的人,林千然,竟然也好端端的!

    最後的戰爭十分激烈,林千然企圖勸降賀子塵,但最後因為賀雲修,兩人終於不歡而散。

    景王軍隊兵力不足,幾乎要被甕中捉鱉。賀雲修也在這時候被刺重傷,墜入冰冷的河水之中,生死未卜。

 &nbs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