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391章 番外之行程(1/3)

    白衣緊跟其後踏上了行程。她知道,自己這樣,隻會看到更多她不願看到的場景,可是她卻還是忍不住跟著。

    她想,是不是看得足夠多了,心被刺得足夠深了,就會死心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再刺得深一些吧!長痛不如短痛,就此斷了念想,也是好的。

    白衣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足夠充分的準備,可真正看到他們的相處模式時,她心口的痛卻超乎尋常,幾乎讓她難以承受。

    他們同車而坐,同桌而食,他會很自然地給她夾菜,她會笑嘻嘻地給他夾菜,但夾的都是自己不喜歡的菜,沒被他嗬斥,她便會愈加大膽,一股腦地都夾了過去,而他,竟毫不介意,全數吃下。

    林千然承包了他所有不輕易在人前展露的另一麵,就算以前她都已經在林千然的口中知道這個事實,可是聽到,和自己親眼看到,那樣的感覺,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她的眼睛不會騙她,他的表情,也沒有欺騙他。

    就在白衣覺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開始動搖要不要繼續跟著的時候,賀子塵卻先於她做出了反應。

    賀子塵出現在她麵前,對著她冷冷地說:“白衣,如果你再跟著我背後,我就讓你永遠消失在我視野範圍內。”

    白衣頓時覺得遍體生寒。

    他對自己總是這樣,開門見山,一針見血,冰冷殘酷,不留餘地。

    她知道,他說到便會做到。她已經觸到了他的底線。

    一時間,白衣隻覺酸澀無比,默默地應聲,從那之後,她便沒再跟在他們後麵,獨自上了路,往鄴城而去。

    獨自上路,眼睛看不到他們卿卿我我,聽不到他們的歡聲笑語,可是心裏卻一點都沒輕鬆。

    到了鄴城,白衣去見了吳用,跟他商議了正事。她到了三天,林千然和賀子塵才姍姍而來。

    按照正常的腳程不可能那麽慢,而他們那麽慢,隻有一個原因,他們是一路玩著來的。

    到這裏的當天晚上,林千然和賀子塵便又出去逛夜市了。

    他們逛了很久,久到白衣心裏的酸澀又開始肆虐橫行。

    終於,他們回來了,白衣與他們製造了一場偶遇。

    林千然見到她很興奮,“白衣姐姐,你怎麽會在這裏?”

    白衣臉上也掛著驚喜的笑,“我來參加朋友新店開業儀式。你不是去蘄州了嗎?怎麽會在這裏?”

    “我們經過這裏。”林千然很熱情地開始給他們兩人介紹。

    而知曉內情的兩人,表麵上不動聲色,實際上,心裏卻各懷心思。

    白衣心裏略帶忐忑,賀子塵卻是神色寡淡,隻打了個招呼就轉身回了房,白衣心裏失落,卻隻能強自鎮定。

    白衣看到了林千然手裏拿著的那吃了半邊的糖人,心裏咯噔,“這糖人做得好精巧,畫的可是你師父?”

    林千然笑眯眯地舔著,“是啊,被我吃成這樣了白衣姐姐還能認出來,真是好眼力。”

    白衣卻是神色尷尬地笑了笑,笑得有點蒼白無力。

    白衣把事先準備好的連鎖店的事告訴了林千然,果真得到了林千然十分熱衷的回應,一口答應要去向師父提議在此多留些時日。

    兩人分別,各自回了房,白衣的心情依舊苦澀又複雜。

    賀子塵原本就打算在鄴城逗留幾日,把該見的人都見了,該做的事都做了。眼下白衣與林千然提的這件事,不過是他們事先尋的一個理由罷了。

    林千然向賀子塵提了要在鄴城辦連鎖店的事,賀子塵順水推舟地答應了。

    之後,林千然便開始和白衣忙起了連鎖店之事,而賀子塵則去辦了自己的事。

    賀子塵把吳用召了去,向他交代了什麽事情。過後白衣才知曉了樅樹取油的事情經過。

    原來又是林千然,她又獻了一計,一個能為他們帶來巨大效益的計策。

    白衣從吳用那裏了解了事情始末,她心裏不覺微訝,原來那樅樹,竟然蘊藏著這麽大的經濟效益。若是那個法子真的能成,那對他們的大事,簡直如虎添翼。

    白衣確信自己是嫉妒了,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