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28章 尷尬認親(1/3)

    林千卉還是有些不服氣,“可是哥哥你什麽時候回來,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就林千然一個人知道,她,根本就是想要趁機巴結你!霸占你,想要把你搶走!”

    林千卉的樣子,就像是自己的糖果被別的小朋友霸占了一樣,很委屈,又很不甘。

    在她的心裏,所有人都應該是圍著她轉的,更何況是自己的哥哥,更應該是偏袒自己的,怎麽可以為林千然說話!

    林千攸眼神有些複雜地看著林千卉,覺得自己這個同胞妹妹有點陌生。

    他記得他離家的時候,妹妹還隻是九歲稚童,正是最天真爛漫的時候,他以為,即使過了這麽多年,兄妹之前的情分也是不會變的,她也一定會是如同小時候那樣天真爛漫,但是沒想到,現實卻是這樣的。

    她,儼然就是一個被寵壞了的孩子,是非不分,驕縱野蠻。

    這樣的發現,讓他很失望。

    林千然安靜地站著,隻直直地與林千卉對視,不做半個字的辯駁,這種時候,就算她說再多的話,到頭來也是徒勞。

    “是我不讓她告訴別人。”林千攸語氣淡淡,卻是透著一股對林千然的維護,“我回來,是有事要辦,所以才沒有驚動你們。”

    “哥哥有什麽事情要辦,寧願讓她知道也不告訴我和娘,難道我們還不如她可靠嗎?”林千卉更是委屈,對於這一點,溫氏是深有同感,不覺用責備的眼神看著兒子。

    林千攸並不打算過多解釋這件事,他隻十分簡單明了的答了一句,“她不會過問我的事情,不會妨礙我。”

    林千然神情微怔,不覺又看了林千攸一眼。

    一開始,他就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單方麵強迫自己知道了他回來了的事情,那時候,他怎麽就知道自己不會過問他的事情,不會妨礙他呢?

    也許,他真的有洞察人心的先機吧,他知道她對他並不算親近,所以不會纏著他問他的私事,又知道她對他有敬畏,所以不敢幹涉他的事情,也不敢把他的事情到處說。

    她的廚藝,就是促成他做出這個決定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她就是照顧他起居的最佳人選。

    所以,他一開始就是完全看透了她,吃定了她啊。不得不說,林千攸真的是一個心思深沉的人。

    “娘!你看哥哥,出去了五年,就完全把我們拋到了腦後,一回來就胳膊肘往外拐……”林千卉心裏十分憤憤,最後隻能重新求助於溫氏,不停地搖著她的手臂撒嬌。

    溫氏很無奈,看著兒子冷漠的臉,又看看女兒委屈的神情,最後所有的怨念全都對向了林千然。沒錯,就是林千然,一切都是因為她,如果不是她,她的一雙兒女也不會這樣反目。

    溫氏想到連續兩次在林千然手下折了手腕,恨得幾乎咬碎一口牙,但是礙於眾人都在場,她不能過於偏袒,隻能盡量說著打圓場的話。

    “大家都是一家人,哪有什麽胳膊肘往外拐的話。好了,卉兒不要胡鬧了,你哥哥還是疼你的,隻是這一次你實在是不太像話,對哥哥說那樣的話,你哥哥生氣也是難免的。別小孩子氣了,跟哥哥姐姐道歉。”

    溫氏眼神示意林千卉,但是林千卉卻萬般不肯,就算是自己的親哥哥又怎樣,他現在偏袒著林千然,她就不情願跟他道歉!林千然就更不要說了,她才不會跟她低頭!

    林千卉突然把目光射向了蔣月涵,語氣十分桀驁地說:“我不道歉!要道歉也是她蔣月涵道歉!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若不是她捕風捉影唯恐天下不亂,什麽都沒有弄清楚便言之鑿鑿,顛倒是非黑白,我也不會被她蠱惑,也不會鬧出這麽多誤會!”

    蔣月涵原本正專心致誌地看著林千攸,一下被林千卉怒氣衝衝地點名,她馬上一個激靈回過神來,十分驚訝地看著林千卉。

    朱氏聞言,身子一震。果真還是開始對她們進行問罪了,她們母女這一次真的是做了一大筆賠本賣賣。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