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27章 興師問罪(1/3)

    朱氏倒是比自己女兒理智一下,一聽到這個,頓時嚇得虎軀一震,她女兒這是做了什麽事,竟然誤會了這兩兄妹在暗通款曲,私相授受,還讓人家的親娘親妹妹來捉奸,最後,還引起了這麽大的誤解,她們母女的這一舉動,一下子把林家的人都得罪了,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她們三個人各懷心思,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總歸是十分精彩。

    林千攸沉默了很久,終於是沒有什麽表情地向著自己的母親恭敬地行了一禮,“千攸見過母親。”

    聲音已經恢複了往日冷清的聲線,沒有了方才的憤怒,但是也帶著一股淡淡的疏離之意。

    溫氏已經完全被兒子歸來的喜悅衝昏了頭腦,哪裏還有心思去分析兒子是冷淡還是熱情,她眼眶中已經盈出了淚花,激動地向兒子撲來,一把抓住他的手,“千攸,我的兒啊,為娘可把你盼回來了,真是想死為娘了。”

    林千攸見溫氏這般,心裏也不免有些動容,但是他的情緒一直都不大顯露,而且現在周圍這麽多外人在場,在加上現在的情境,也根本不適合兩母子抹淚敘舊,林千攸便隻輕輕地在母親手背上拍了拍,什麽都沒說。

    溫氏也知道現在場合不對,便很快地收住了眼淚,放開了林千攸的手,輕輕擦著眼角,恢複了往日的形態,她回頭看了還縮在後麵的林千卉一眼,“卉兒,還不快過來見過你哥哥。”

    林千卉對上了林千攸冷漠的眸子,身子頓時又往後縮了縮,一副受驚的小兔子模樣,腳步更是半點都不敢向前挪。

    溫氏見到林千卉這樣,又想到方才的鬧劇,自己也覺得有點尷尬,她回身把林千卉拉了過來,瞟了林千然一眼,最後目光對上林千攸,一副慈母模樣。

    “千攸,方才你妹妹也是無心之言,她畢竟年紀還小,說話難免沒有分寸。你離家的時候她也還小,這麽多年你都沒有回來過,她一時認不出你也是難免的,你就不要跟她計較了。”

    林千攸卻是涼涼地瞟了她一眼,聲音中更是帶著冷意,“母親的這話,應該跟千然說,真正受委屈的人,是千然。”

    溫氏的臉色不覺凝滯了一下,林千卉更是現出了憤憤不服的神色,噘著嘴輕哼了一聲。

    林千卉的這副態度讓林千攸心裏又燃起一股怒火,溫氏便又開始打圓場,“這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千然是大度之人,又是做姐姐的,定不會怪罪千卉這個妹妹。這事既然是一個誤會,那就就此揭過吧,這傳出去反而叫人笑話。”

    林千然心裏嘲諷了一聲,林千卉剛剛可沒有把自己當成姐姐。

    林千攸盯著溫氏,“母親覺得這是一件小事嗎?”

    林千攸的聲音涼涼的,讓溫氏心裏個跟著咯噔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著整個整整五年都沒有再見的兒子。

    “千卉領著一群人直接闖了進來,在完全沒有搞清楚事情真相的前提下就口出各種穢言,不僅沒有叫千然一聲姐姐,還一口一個不知廉恥,一口一個野男人,姘夫,甚至還說出了什麽一妻多夫的話,這些話,是一個大家閨秀該說出口的嗎?這樣毫無根據的汙言穢語,我實在難以想象是出自我的親妹妹之口!”

    “這……”

    溫氏剛開口就被林千攸打斷,“若是她真的把千然當成姐姐,遇到這樣的事,她應該是要多嚴實捂多嚴實,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興師動眾,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叫來圍觀!若是一開始,她沒有抱著先入為主的偏見,就算是見到我們在這裏,也應該先給我們解釋的機會,她卻是一口一個標簽貼了過來,恨不得直接把我們的嘴堵死,不讓我們說半個辯解的字。”

    林千攸神色定定地看著溫氏,“就算是誤會,母親覺得,她給千然道一個歉,不應該嗎?一句小事,一句就此揭過,就真的想把這件事揭過去嗎?”

    溫氏被林千攸的話堵得半個字都說不出來,林千卉的臉色也變得一陣陣青紅交加,十分難看。

    林千然原本一直垂著頭站著,但是聽到林千攸說的這些話,禁不住抬起了眼睛,一雙晶亮的眸子緊緊地盯著林千攸,盯著這個她隻是相處了十幾天的大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