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24章 捉奸來了(1/3)

    她是清白的,她隻是在給林千攸送飯而已。但,但是,這裏除了林千攸,不還多了一個賀雲修嗎!

    林千攸是林千卉的親哥哥,怎麽算,都是跟她更親,要是林千攸在這個時候突然反咬她一口,那她在這裏幽會野男人的事情就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林千然幾乎咬碎一口牙!賀雲修這個掃把星,當真是淨給她帶來晦氣!他早不來晚不來,為什麽偏偏今天來了!

    等等,這掃把星,不會是林千攸特意請來的吧!為的就是演這出戲?林千然覺得自己手腳一陣冰涼,有些邁不開腿。

    她是不是有迫害妄想症啊,她拍了拍自己的臉,希望是自己想太多了。

    她麵如死灰地去而複返,閣樓裏的兩人都很驚訝,看到她的臉色,林千攸的眉頭不覺鎖了鎖,放下了筷子,“怎麽了?”

    林千然抬眼看著林千攸,眼神定定,帶著一股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她沒頭沒尾地問了一句,“哥哥,你不會害我的,對不對?”

    林千攸因為這句話眉頭鎖得更深了,他本能地覺得一定有事情發生了,聲音不覺更冷了幾分,“究竟怎麽了?”

    林千然張了張嘴,還沒有開口,賀雲修便已經挑了挑眉,替她說了,“下麵,似乎來人了。”

    林千攸的注意力才被來人吸引,他聽到那些略帶聒噪嘈雜的女聲,眉頭蹙得更深。

    林千然開口,“是千卉和我表姐,她們,來捉奸的。”

    她說完,眼神別有意味地在林千攸和賀雲修的臉上掃了一眼,這樣的眼神,帶著些許懷疑,好像是看透了一切的了然,又帶著異乎尋常的平靜。

    林千攸聯想到方才林千然沒頭沒尾的那一句話,心裏似乎想到了什麽,了然了。

    迎上林千然這樣不信任的眼神,他沒來由地有些惱怒,眸光沉了沉,“這是你第幾次用這樣的心思揣度我?”

    對著林千攸慍怒的眼神,林千然心裏咯噔了一下,她眼裏的揣度和懷疑,也在他這樣一記眼神,一句話中徹底灰飛煙滅,她有些不安地垂頭,答不上話來。

    林千攸想要發火,最後隻歎了口氣,沉了沉聲,“我來應付。”

    林千然被他扯到了身後,她的眼神閃了閃,目光含著複雜落在他挺直的背脊上,她眼神中慢慢蒙上了不安和心虛,是自己想太多了吧,林千攸怎麽會用這樣的手段對付自己?她應該相信,他與她們是不一樣的啊。

    可是,剛剛自己是真的在懷疑他了……

    林千然最後把所有的症結都歸結在了賀雲修的身上,對,都是這個猥瑣變態神經病醜八怪!他如果不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這裏,她又怎麽會心慌!她又怎麽會懷疑林千攸!

    林千然想著,抬眼便瞪向了賀雲修,而賀雲修也正用目光審視和打量著她,她飛來這一記橫眼,剛好就與他的眼神對上了。

    賀雲修被橫得有些莫名,最後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會升起心虛的感覺,眼神瞟開到處亂飛,佯裝無事地撫著自己的大胡子,一副老衲正在思考人生哲理來人勿擾的模樣。

    “要是林千然真的在這裏偷野男人,我一定要告訴娘親,可不能輕易地饒過她!這麽下賤不守婦道,就跟她死去的娘一樣,隻能靠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搏上位!下賤人生出來的種果真就是下賤。”林千卉滿是嘲諷,聲音也十分尖銳。

    她又看了一眼一旁神色難看的蔣月涵,皮笑肉不笑地說:“蔣表姐不要介意,我說的可不是你,雖然你跟那些賤人也有血親,但是想來你應該不是那種卑鄙下賤之人才是。”

    蔣月涵神色不大好,她怎麽會聽不出林千卉這是在暗暗嘲諷自己!但是,為了她的未來,她也隻能忍了!

    上次他們在餐座上鬧出不愉快之後,朱氏就狠狠地給她上了一堂課,她既然要攀上林千攸,那就絕對不能得罪林千卉和溫氏,但是上次因為她的不沉著,卻把兩人都得罪了。

    事後蔣月涵也很後悔,現在她抓到了林千然的把柄,她知道林千卉和林千然是不對付的,她和朱氏一合計,她就跑到了林千卉麵前告狀,帶著她前來捉奸。

    她這樣的舉動,也是在向溫氏和林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