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21章 師徒情深(1/3)

    季淵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但是很快就掩飾了過去,就好像從來沒有過這個清淺的笑。

    季淵看到林千然那副賭氣的模樣,最後還是放軟語氣道:“你能有這個心,師父已經很滿意了。”

    林千然心裏還是鬱鬱不歡,垂頭攪著手指,那是自己第一次做衣服,花費了這麽多心血,為的就是給師父一個驚喜,誰知道,衣服丟了,而且,師父還很嫌棄她的女工。

    林千然悶悶地想,她或許得感激那個大胡子,把衣服拿了,這樣,至少她不用看到師父嫌棄那件衣服適合的表情。

    季淵重拾方才的話題,“那人怎麽欺負你了?為師派人把他找出來,給你出氣。”

    林千然搖頭,“不用了,他也沒怎麽我。”

    還是算了,要是再把那件衣服找了回來,師父一定會很嫌棄吧!

    季淵心裏莫名升起一股慍火,已經是大姑娘了,卻對別人侵犯她的身體這麽無所謂!

    小丫頭清清秀秀,烏黑濃密的頭發簡單地梳著,粉頰紅潤,一雙眼睛靈動清澈,此時還有些別扭地低垂著眼瞼,長長的睫毛上翹著,投射出淺淺的影子,像一把小扇子。

    季淵的目光從她的頭頂往下掃,經過窄窄的肩膀,微微凸起的前胸,纖細的後腰,挺翹的臀部……

    季淵的眼神越發陰沉,明明已經是大姑娘,怎麽可以這般不珍視自己的清白名節?

    季淵冷冽地轉開話題,聲音不受控製地帶上了幾分冷硬,“為師布置給你的任務呢?完成得怎麽樣?”

    林千然咬了咬唇,心裏更是賭氣,最後隻沉默相對。

    林千然堵著氣不說話,季淵原本冷著臉,但是現在看到她這副樣子,再一次心軟了下來,“罷了,你下次再拿給為師。下次若是再交不上來,為師可要板子伺候。”

    林千然聽出了季淵對她的寬容,心裏的氣也泄掉了一半,“我都完成了,隻和那件衣裳一起弄丟了。”

    季淵的眉頭又皺了一下,頓了一下,“既如此,你就現場再畫一幅,半個時辰之後為師檢查。”

    “哦。”林千然依舊賭氣地應了一聲,挪著小碎步往自己往常坐的那張桌子走去。

    女孩已經乖巧地開始研磨,嘴角還有些委屈地翹著,那股神情,讓她更顯生動,提筆開始作畫,神情專注。

    季淵收回目光,眼眸微閃,不知心裏正在想著什麽。

    屋子陷入了寧靜之中,隻有兩人輕輕的呼吸聲,互相交織。

    不多時,女孩筆下已經赫然勾勒出了一幅黑白畫:密密的桂花樹下,男子挺然而立,身長如鬆,墨發高束,雙手背於身後,手中捏著一把戒尺,狀似冷然無情,嘴角卻輕輕淺淺地掛著柔軟的弧度。另一個稚齡女童手持長劍,纖指執白刃,如持鮮花枝,俊目流眄,櫻唇含笑,揮舞間衣袂翩飛,滿臉滿頰都是俏皮的笑意。

    畫風用的是黑白寫意的手法,並未著色,寥寥數筆,形簡韻長。

    右上角是清秀的簪花小楷:寫意年華,歲月靜好。

    季淵留給她的題目是,最美的風景。

    林千然看著這幅畫,眼神空洞,陷入了呆滯之中,思緒似乎飛到了很遠,那時候,她剛穿越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沒多久,瘦得像一隻小貓一樣。

    林千然悄悄地從狗洞溜了出來,她想逃出林家,永遠離開那裏。但是孱弱的身子卻並不支持她這樣的雄心壯誌,她暈倒了,就倒在師父的馬車前。

    他們的師徒緣分就這樣開始了,琴棋書畫、醫武農商,季淵對林千然無所不教,林千然成了他最得意的徒弟,也是他今生唯一的徒弟。

    他不僅僅是師父,更是親人,給了她前所未有的溫暖和關懷,他,也成了她在這個時空裏,唯一在意的人。

    不知道什麽時候,身後已經立了一個挺拔的身影,他的目光深沉,落在她的那副畫上,再一次的,他的眼神中彌漫出了一股複雜。

    林千然的眼淚順著臉頰無聲的滑落,她感到身後的人,轉過頭,有些呆呆地看著他,眼角的淚水晶瑩剔透,直入人的心門,讓他想要伸手去給她擦掉。

    季淵還未來得及有什麽動作,林千然便先於他一步,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腰,把自己的頭埋了進去,季淵的身子頓時僵了一下,最後,隻默默地讓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