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10章 眼中之釘(1/3)

    林千卉說暢快了,溫氏和鳳屏的臉色卻都變得不太好了,心頭不覺泛著一陣陣不敢置信的神色,溫氏心裏更是有了一股威脅之感。

    她們想的自然比林千卉想得更深,雖說廚藝這種東西對於一個大家小姐來說的確是上不得台麵,但是,她究竟是什麽時候學會的?怎麽學的?單單是她背著她們學了這麽一手這個心眼,就已經讓溫氏不得不重新審視。

    更何況,林千然竟然這般聰慧,一個小小的孩子懂得在院子裏的就地取材,今天的這種情況這般緊急,她卻是不慌不忙,沉著指揮,迅捷地準備好這麽多飯菜,這些處理事情的反應和能力,都不尋常。想想這樣的事情若是落到自己的女兒頭上,隻怕她隻會躲在廚房裏哭了吧!

    溫氏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陰厲之色,林千卉有些不明所以,連叫了溫氏兩聲她都沒有回自己。

    溫氏回神的時候,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這個被她捧在手心疼著的女兒,心裏隱隱升起了一股很難以言語的不安。鳳屏默契地與溫氏對視了一眼,兩主仆已經把對方眼神中的含義讀懂。

    溫氏把林千卉摟進自己的懷裏,溫柔地說:“卉兒,你放心,無論你遇到什麽樣的難事,都有娘在,娘一定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林千卉心裏一陣暖暖的,窩在溫氏的懷裏撒嬌地說了一句,“娘真好。”

    溫氏笑了笑,在林千卉在她懷裏昏昏欲睡的時候,她用微不可查的聲音低低說了一句:“看來這些年,是我忽略了她,是該重新正視她的時候了。”

    “嘻唰唰嘻唰唰……阿嚏!”林千然正撅著屁股扭著腰杆,嘴裏歡快地哼著刷碗神曲,卻重重地打了個噴嚏,她抬起手肘揉了揉鼻子,嘟囔了一句,“誰在說老娘的壞話!”

    玉樹臨風領著蔣家人去了落腳的院落,之後便被各種使喚,現在都未曾脫身,落英繽紛則與她一道在廚房涮著盤子,那兩個被五花大綁捆著的丫頭已經不知所蹤,偌大的廚房裏就隻剩下她們主仆三個。

    落英和繽紛看到自家小姐這麽魔性地撅屁股扭腰杆,嘴裏還念念有詞的模樣,隻覺得她又魔怔了,但是兩人都已經習慣了,因為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自家小姐便開始變得有些奇奇怪怪的,然而對這樣的變化,她們都喜聞樂見,因為相較於以前那個三杆子打不出一個悶屁的小姐,她們還是比較喜歡現在這個有點奇怪,但卻好像無所不能的小姐。

    “小姐,您就坐到一邊兒去歇著吧,這些盤子奴婢來洗便是了。”落英開口,見到自己小姐動手做丫鬟該做的事,她們這些做丫鬟的,心裏委實疼惜不舍。

    林千然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大大地打了個哈欠,又捏了捏脖子,“沒事兒,本小姐涮的碗可比你們涮得更好更快。”

    落英和繽紛有些麵頰發紅,她們也搞不懂小姐是上哪兒學了這些技能,就好像是專業幹了好幾十年的樣子。以前很多事情,她們這些伺候人的小丫頭反而要小姐手把手教,當真是有些傷自尊。

    林千然抬頭便能看到月空中高高掛起的那一輪明月,心裏突然升起了一股惆悵,她在二十一世紀過得也不咋地,有著一對長期在外打工幾乎沒陪伴過她的父母,唯一照顧她長大的奶奶也去世了,之後便孑然一身在大城市打拚,讀了一個不咋樣的大學,畢業之後做著一份不咋樣的工作,談著不咋樣的戀愛,她的突然離去,隻怕也不會讓誰特別難過吧。

    在二十一世紀缺少父母疼愛也就算了,沒想到穿越了竟然還上演同樣的劇情,吃不飽穿不暖,還得應對大宅院裏的這種勾心鬥角,明槍暗箭,生活當真不易。

    林千然突然升起的感慨過於強烈,一時之間都沒有察覺,自己竟然有些濕了眼眶,落英和繽紛在她耳邊喚了好幾聲,林千然才回過神裏,兩個小丫頭看到林千然眼眶濕潤的模樣,自己也已經淚眼盈盈,“小姐,您別傷心了……都怪奴婢無能,什麽也做不好,也不能為小姐做什麽,總是讓小姐做我們這些粗使丫鬟要做的事。”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