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7章 再次交鋒(1/3)

    林千卉把目光投向了林千然身後的一行人身上,笑意盈盈,“姐姐,你身後的定然就是蔣家舅舅舅母了吧。”

    明知故問,林千然腹誹。

    林千然這廂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那廂朱氏就已經開始答話,那張圓臉笑成了菊花狀,“這位是二小姐呀,當真是容姿豔麗,可人無雙啊。難為二小姐還親自來迎我們,我們真是受寵若驚。”

    林千卉聽到朱氏奉承的話,很是受用,但是眼角卻是隱隱帶著一股鄙夷之色。她的演技似乎變好了那麽一丁點,場麵話倒是說得挺不錯,“舅母真是客氣了,來者都是客,我母親身體不適不能親自招待,我這做女兒的,自然是要代勞。”

    朱氏聽到林千卉喚她舅母,臉上那諂媚的笑更是掩都掩不住。

    林千卉把目光投向林千然,一副明知故問的神色,“姐姐,不知道舅舅舅母一家的接風宴準備得怎麽樣了?”

    林千然神色如常地迎視上她的目光,正想著要怎麽說才能更好的澆她一頭冷水,林千卉就又開口了,這一次她是對上了朱氏一行,“舅舅,舅母,你們不知道,母親身子不適,就把你們的接風宴都交給了姐姐全權處理,可是那些下頭的人都膽大包天,竟然是不把姐姐放在眼裏,公然罷工,食材、廚娘都沒有。舅舅一家風塵仆仆,我們這兒什麽都沒有來得及準備,豈不是失禮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才匆匆趕來,雖然知道這樣的確是失禮了,但是這畢竟是姐姐第一次主持這樣的事兒,她難免經驗不足,手忙腳亂,姐姐在府裏的下人處受到了刁難已經很委屈,舅舅,舅母你們可別因為這件事再責難於姐姐。”

    林千卉說完這些話,朱氏一行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林千卉這哪裏是在為林千然說好話,她根本就是在火上澆油!

    蔣月涵很沉不住氣,對著林千然冷著臉道:“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專門叫我們餓肚子!”

    朱氏的臉色也很黑,“果真是上不得台麵的,連府裏的下人都拿捏不住。”

    林千卉看到朱氏她們對林千然的冷言冷語,心裏別提多痛快了,她笑意盈盈地說:“剛巧我那院子裏還有中午剩下的,別誤會,我那些吃食太多,我很多道菜都是沒有動過的,雖然有些怠慢了,但是也總好過讓舅舅一家餓肚子不是。姐姐覺得我這個法子可周全?”

    林千卉的話讓蔣家人變了臉色,誰家會用自己吃剩下的飯菜款待客人?這不是擺明了羞辱人嗎?就算她是一片天真好意之下提出的建議,但是也足夠讓蔣家人膈應的。去了,就是自取其辱。不去,難不成真的餓肚子?

    林千卉把蔣家人難看的臉色盡收眼底,心裏又是一陣痛快。

    林千然卻是比她笑得更春風和煦,“這事就不勞妹妹操心了,舅舅舅母的接風宴姐姐已經張羅妥當,現下正要領著他們前去用膳。妹妹院子裏那些吃不過來的飯菜,看著賞給你的丫鬟們便是,若是丫鬟們也賞不完,交給小廝倒出去喂狗就成。咱們怎麽能跟一群狗搶吃的呢?”

    林千然的話讓林千卉的臉上的笑凝滯了下來,林千然這是在嘲諷她院子裏的那些飯菜隻配喂狗嗎?她言下之意是吃了那些飯菜的人是狗嗎?真是可惡!

    林千然說完,也不理會林千卉,而是轉而對蔣家人道:“舅舅舅母,表哥表姐,方才妹妹說的話你們別放在心上,千然知道你們要來,自然是要親力親為,親手為你們張羅接風宴,可不是千然使喚不動下人,妹妹那是誤會了。天色也不早了,你們一路舟車勞頓定然是饑腸轆轆,得趕緊去用膳了,嚐嚐外甥女的手藝。”

    蔣家人聽了林千然的話,神色都不覺變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林千卉也有些沉不住氣了,她一下子站了出來,對著林千然提高了音量道:“怎麽可能!你怎麽會做菜?再說,廚房裏明明什麽都沒有,你拿什麽來做?”

    林千卉不願意相信,一臉怨怨地盯著林千然,林千然不答,反而問道:“怎麽,姐姐準備好了接風宴,妹妹難道不高興嗎?怎麽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