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嫡女將門婦

第1章 遠親來訪(1/3)

    林千然本在望荷亭悠閑地釣魚,剛開春,池塘裏的魚兒都安逸地養了一個冬天,既圓滾肥碩,又傻氣呼呼,她什麽都不需要做,隻甩下一個魚餌,它們便迫不及待地上鉤。

    可她連續斬獲三條肥碩的鯽魚,興致正濃之時,卻被主母溫氏的傳話丫頭傳的話打斷了,主母聖旨曰:蔣家舅老爺一家今夜到府上,但本主母大人不巧生病了,千然我兒全權負責舅老爺全家下榻事宜。

    雖然林千然其實不過是穿越人士,對於這個舅老爺也完全沒見過,但是為了討生活,她也不敢怠慢,領了“聖旨”,率著院中的精英小分隊:落英、繽紛,玉樹、臨風,丫鬟小廝各兩枚,殺到了廚房。

    諾大的廚房隻有兩個閑閑地嗑瓜子的丫鬟,見到林千然等人進來,竟然連眼皮子都沒有抬一下。

    林千然掃了一眼光溜溜的案台,不錯,主母對她真好,不僅把廚房裏的閑雜人等都屏退了給她騰地兒,連食材什麽的,都事先搬得一幹二淨,留給她一個寬敞幹淨的廚房。這筆恩情,她默默在心裏記下了。

    林千然心裏正計較著這無米之炊要怎麽完成,兩個嗑瓜子的丫鬟就“突然”發現了她們。

    “呀,奴婢真是眼拙,竟沒認出大小姐來。”高個兒丫鬟誇張地說。

    “這位,是大小姐嗎?瞧我這眼睛,我瞧著穿得這麽寒磣,首飾也沒戴幾件,我還以為是哪個末等小丫鬟呢……”矮個兒丫鬟更是一臉受到驚嚇的神情。

    兩個丫鬟趕忙福了福神色,皮笑肉不笑地說:“奴婢見過大小姐,奴婢眼拙,衝撞了大小姐,真是該死!”

    林千然眼皮都沒跳一下,“哦,的確是該死,既然你們這麽虔誠的認錯,玉樹,臨風,綁起來吧。”

    玉樹和臨風兩個小廝怔了一下,但是馬上反應過來,手腳麻利地上前,把她們狠狠鉗製住。

    兩個丫鬟頓時變了臉色,顯然她們都沒想到林千然根本不跟她們動嘴皮子,一上來就直接動手,她們頗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隻得不停掙紮著。

    玉樹和臨風兩個小廝也是有眼色的,很機靈地在兩個丫鬟的手臂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她們頓時痛得倒吸一口冷氣,掙紮的力道也軟了下去。

    高個兒丫鬟對著林千然不客氣地說:“大小姐真的要綁了我們嗎?我們可是大夫人的人!”

    “就是!打狗也還要看主人呢!”矮個兒丫鬟也跟著附和。

    她們說著,眼神中帶著一絲難掩的傲慢和警告,似乎覺得林千然一定會怕了一般。

    林千然很配合地把身子瑟縮了一下,“我好怕啊!”

    她隨即話鋒一轉,似笑非笑地湊近她們兩人麵前,“不過,母親是個講究規矩的人,怎麽會為了兩條狗責罰我呢?這不是在打母親的臉,讓大家說她苛待我這個繼女嗎?”

    兩個丫鬟的臉色白了一下,“你,你……”

    林千然寬慰一笑,有些痞氣地在她們臉上拍了幾下,“乖,本小姐是愛狗人士,不殺狗。唔,玉樹。臨風,還不綁起來?落英、繽紛,把她們的嘴塞上,本小姐可不喜歡聽群狗狂吠。”

    “是!”四個丫鬟小廝歡快地應了。

    不一會兒,兩個丫鬟的腰帶被解開,然後背靠背綁在了一起,嘴裏,塞著兩根黑不溜秋的抹布,是落英、繽紛在灶台上找到的。看到兩個丫鬟怨念的表情,林千然已經能感受到那抹布的酸爽滋味。

    林千然在落英。繽紛頭上點了一下,“調皮。”

    簡單粗暴地解決好兩個炮灰丫鬟,林千然沒有再理會她們,走到了灶台麵前,灶台還溫熱著,但是灶裏也已經沒有了火星兒,揭開鍋兒,打開櫃兒,乖乖,好像被打劫了一般,空空如也。

    這兩個丫頭隻是一個小小的絆子,眼下這空空如也的一切才是主母溫氏送給她的大禮。

    落英繽紛、玉樹臨風四人傻了眼,林千然很自我安慰地想,幸好溫氏沒有把鍋碗瓢盆都搬走,幸好油鹽醬醋香蕈幹筍之類的調味品還在,幸好灶台還沒被拆,幸好,柴火還在。

    兩個被綁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