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年華

正文 第1章 初到林城(1/2)

    爸爸口中的林城似乎是人間的絕佳所在之處。林城人性格悠閑散漫,天大的事似乎都不能讓他們著急,在公園裏到處可見茶座上坐滿了人,小販們或是敲著板子賣當地特色的髛糖,硬邦邦的一大塊,要用特殊的工具才能敲出一小塊。每次聽爸爸說起,藍寫意都嘴饞得不行,恨不得馬上吃上一口。

    還有專門幫掏耳朵的人,閉著眼睛曬著太陽,享受著掏耳朵的那種放鬆酥散的感覺。這也是藍寫意小時候的最愛,耳朵癢了便嚷著爸爸掏,爸爸手中的挖耳瓢似乎有魔力,從來都能把她掏到半睡半醒,沒有一次弄疼過她。隻是她今後再也享受不到了。

    爸爸看來,林城人都是熱情的,他說林城是一個讓人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而藍寫意卻寧願自己永遠不用來這座城市。

    從廣西到林城坐火車要坐上一天一夜,她在臥鋪席躺得腰酸背疼,她第一次出遠門。她坐在過道旁的凳子上,目不轉睛地盯著窗外,思緒卻飄得很遠。

    清水鎮是她生活的地方,清水鎮位於廣西省的某個城鄉交接處,鎮前既有繁華的鬧市,小鎮的大後方還有大片農田,鎮裏有兩條大河橫穿而過,可謂天時地利人和。住在清水鎮的人們靠著這天賜的絕佳地理位置過著安逸的生活。

    藍寫意小的時候,鎮上的人們大多數還住在黃泥建成的土房裏,隻有少量人家住進了光鮮的水泥房。但藍寫意還是喜歡土房,她喜歡磚瓦搭成的尖尖的房頂,在山上看下去,整個小鎮就像一個精致的藝術品。而且,在炎熱的夏天裏,古老的土房要比水泥房涼快得多,她常常把涼席鋪在地板上,一瞬間暑意就消散了很多。

    後來他們家還是變成了紅磚房,但是爸爸藍一丞卻滿足了女兒的心願,沒有把房子建成平頂房,而是保留了尖頂的設計,房子後麵還圍了一個小花園。藍寫意在小花園裏種了一棵牽牛花,沒想到它長成了精,枝繁葉茂,順著牆爬上了屋頂,到了開花的季節滿屋頂都是牽牛花。

    盛夏,河渠長滿青草。有一種植物的根莖都是白白的,能嚼出甜味來,藍寫意和小夥伴們總是對河邊進行地毯式搜索,常常挖出一大把,洗幹淨了坐在河邊細細品嚐,那股清甜至今回味在心。

    清水鎮依山傍水,山上種滿了板栗樹,每年板栗成熟的時候,鎮上的“野猴”們都按耐不住。不需要他們動手,呼呼的風便能吹落成熟的栗子,“劈裏啪啦”地往下掉。帶刺板栗掉得滿地都是,等待著他們的撿拾。藍寫意每每都弄得滿手滿腳都是傷,但是吃到栗子的時候一切傷痛拋到了腦後。她滿手抓著煮熟了爆開的栗子,吃得滿口生香,爸爸總是抱著她的腳小心翼翼地給她挑刺。

    他們門前的柿子樹也是她美好的回憶,每年從它抽枝盼到結果,再眼巴巴地等待綠色的果實變成黃橙橙的一個掛在樹梢。爸爸做了一個長長的撈網,套上黃橙橙的柿子,利索地一扭,“哢嚓”一聲,它便落入囊中。急急地咬開,甜絲絲的滋味,一點點滴在心頭。

    “各位旅客,本次列車的終點站林城站馬上就到了,請各位收拾好行李物品到車門附近準備下車。”播音員的聲音把藍寫意拉回現實,同車廂的人都開始忙碌起來。藍寫意卻不急,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才緩緩走下車。她隻背了一個雙肩包。

    剛下火車,一股熱浪便迎麵湧來,讓她的肌膚來不及適應,脖子上迅速蒙上一層熱汗。

    走出了火車站,到處都是走動的人群,她沿著路標找到了搭出租車的地方,但是排隊的人很多,每個人臉上都寫著煩躁。終於上了出租車,報了地名以後司機臉上閃現一絲驚訝,笑嘻嘻地說:“那是著名的富人區呀,你是走親戚嗎?”

    藍寫意含糊地應了一聲便閉口不言,那司機看出她不想說話,倒也識相地沒有再多說。她一路都盯著窗外,她看到寬闊的馬路兩側高樓聳立,千篇一律的造型。

    終於到了的時候,一看價錢,竟快兩百塊錢。藍寫意在網上查過路線,根本用不了那麽多,定是看她是外地人,且到這富人區來,想著是有錢人便想狠狠宰上一筆。藍寫意不想浪費精力,她懶得爭辯,那司機喜滋滋地拿了錢一溜煙開車走了。藍寫意心裏對林城的印象瞬間變得不好了。

    她很快就找到了那個地址。光從外形上看藍寫意就能想象出裏麵的豪華。她遲疑了一下,按了門鈴,卻久久沒有人來開門。藍寫意從鐵門往裏麵看,院子裏落著少許落葉,青石板小路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藍寫意似乎能感受上麵的溫度。

    那些落葉來自哪裏?她看到一簇簇綠油油的樹枝,探出圍牆,那是一棵粗壯的樹,樹木暢茂,綠茸茸聳立半空,夏日乘涼的愜意定不亞於她門前的那棵柿子樹吧。

    她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的著裝,一件簡單的T-恤外加一條寬鬆的牛仔褲,腳下那雙帆布鞋也顯得灰頭土臉,跟這裏的高檔格格不入。待會兒,她那從未謀麵的姑姑、姑父會怎樣迎接她呢?

    藍雅墨,她的姑姑,她竟是在爸爸臨終前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這麽多年來爸爸為什麽從來沒有提過她?臨走前爸爸的囑托卻流露出對她的信任,為什麽爸爸會與一個自己信任的人十幾年不相往來?藍寫意滿腦子疑惑。

    她甩甩腦袋,管他什麽原因,她根本不想知道,她隻知道,爸爸既然不告訴她,自然有他的道理,來這裏隻是為了完成爸爸的遺願,她隻是想見見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而已。她自嘲地笑了笑,這裏的豪華氣派又怎能容得下她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鄉下粗俗丫頭呢?看一眼就走,她告訴自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